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风舞神州

正文 第四十章 赶狗入巷

    “真的能做到?”凝柔的情绪一下就被调起来了,笑容在脸上绽放,犹如经历了一次惊喜。

    “这是你第一次用怀疑的语气质问我哟!”杨琰昊揶揄起凝柔“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不是质问,是有点不敢相信!”凝柔笑的暖暖的,看来这几日的煎熬,让她的内心对待与杨琰昊的这份感情,更加的深刻,更加的醇厚。

    “不过,可能会让你的帮派受点伤害!”杨琰昊并没有瞒凝柔。

    “多大?!”凝柔一如既往的单纯,而且明显在帮派和杨琰昊之间的天平,已经向杨琰昊这边倾斜,其实也是向自己这边倾斜,因为在此刻,凝柔已与杨琰昊站在一起。

    “除了金陵,你们再无其他的落脚点!”杨琰昊说的很平淡。

    “啊!这。。。。。。似乎有点过”凝柔皱起了眉头“是不是因为我在金陵,你才不动金陵的落脚点?”

    “是!也不全是,你们帮派这么多人,也需要地方生存,再说如果赶尽杀绝,会让你很为难!”杨琰昊说的很是真诚。

    凝柔听完后,一直在咬嘴唇,没说话。杨琰昊也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等着。

    “好!我能接受!”经过了长时间的思想斗争,凝柔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放心吧!我也只是让你的堂主知道我的决心,只要以后他不再限制你的想法,尊重你的意愿,我不会再动你的帮派!”杨琰昊看凝柔已经做出了选择,也主动的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凝柔听,之所以没有在凝柔做出选择之前说,是他想听到凝柔内心的想法,他不想自己后续的处置,影响凝柔的选择。

    “真的!就算是将来我的帮派再到其他地方活动,你不会再管!?”凝柔有些喜出望外。

    “只要你的堂主不像现在这样对你的意愿百般阻挠!”杨琰昊又强调了一下。

    “那你为何不早说!我还在想我的帮派是否会解散!”凝柔说的话有些埋怨。

    “我知道!你早就说过要退出帮派,解散了,对你来说也不算是件坏事,对吧!”杨琰昊又嬉皮笑脸起来。

    “是!这是我最后想到的,就算是解散了,对我来说也能接受,只是帮派对我的养育之恩,我不知该如何偿还了!”报恩在凝柔心里还是个结。

    “肯定有机会!相信我!”杨琰昊明显话里有话,但凝柔没有那么多的思虑。

    “嗯!相信你能帮我做到!”凝柔此刻的心情彻底的被解放,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那走吧!我送你回去!”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帮派的落脚点,这次不用只送到金陵长街了!”凝柔心情着实不错,这么小的事情,也能让她欣喜。

    “嗯!送到门口我再走!”

    两人一直说说笑笑,舒服惬意的走了一路,可以看出两人心里都没了包袱,就宛如一对热恋的小情侣,做着极平常的日常行为而已。

    杨琰昊一直送凝柔到了门口,方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凝柔这次刚进门,却被堂主陆乘风叫去问话。

    陆乘风的语气与平常也无异,极耐心,也极温柔“凝柔啊!这么早就回了!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吧!”

    凝柔咬了一下嘴唇“没什么特别的,有些事,杨琰昊跟我说了些事情”语无伦次的凝柔,表现出些忐忑。

    “哦!何事!能说给我听么?”陆乘风不仅语气平缓,脸上还依然带着浅笑。

    “他说,以后除了金陵,不许我们帮派再在其他地方活动!”凝柔说的也是坦然。

    陆乘风闻之神色一变,转过身思索了好一会儿,自言自语道“勿谓言之不预”,继而又转过身依然面带笑容的问凝柔“你就没有阻止一下!”

    “没有!他说了,他只做这一次,以后不会再动我们帮派的!”凝柔依然有话直说。

    “哦!好吧!你先去休息!”陆乘风还是笑脸相对。

    凝柔行了个礼,转身就回房去了。

    陆乘风在凝柔走之后,恨恨的低声骂了一句“蠢女人!愚蠢至极!”骂完后瘫倒在椅子上,手扶着额头直叹气。其实他也明白事情的梗结在哪儿,只是凝柔这次回来,表现出对帮派的依赖越来越小,对杨琰昊越来越信任,自己不想凝柔脱离自己的掌控,才不让凝柔多与杨琰昊相处,谁知道,反倒激怒了杨琰昊,而事实也证明了杨琰昊对凝柔的控制越来越深,甚至伤害帮派,凝柔都听之任之,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这样下去怕是狼未打着,还丢了孩子。可事到如今,自己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无论自己的哪一方的实力,与杨琰昊比起来,都算的上微不足道。

    杨琰昊送完了凝柔,直接去了分舵,唤来了晁童。

    “通知他们动手!尽量不伤人命,赶出城即可,而且告诉“铁血盟”的人,他们只有金陵可以来,并无其他出路。”杨琰昊布置任务的时候,极其轻松。“还有给饶东来说,让他去找王先生,把我们动“铁血盟”的事情,说给他听”

    “是!帮主!”晁童停了一会“夫人,没有反对这件事么?如果反对你又将如何?”

    “跟我想的一样,她只是有些纠结,但并未反对。毕竟这一段时间以来,我是如何被她帮派利用的,她也是看在眼里的。回了金陵了,反倒是要让她跟我疏远,这不是念完经打和尚么。谁能接受的了!帮派也只是对她有恩,我对她何止有恩!”杨琰昊没有好意思直接说出“有情”这两个字。“如果凝柔阻止我的话,我还有别的手段!只是麻烦些罢!”

    “唉!你对夫人也算的上是用心良苦了!”晁童说的笑嘻嘻。

    “还不是为了你的烤全羊!你赶紧弄你的“玉米酿”这几日就能吃上了!”

    “好!我抓紧时间!”晁童行了礼就办事去了。

    第二日,“铁血盟”在唐国所有的堂口,落脚点,除了金陵城的以外,全部被拔除,整个行动并未遭到剧烈抵抗,毕竟“铁血盟”在全国也只有百十人。而漕帮帮众有上十万,差距太大,“铁血盟”的人大多一听是漕帮对自己动手,即刻就束手就擒了,极少数的人,也只是逃离,并没有拼命。而漕帮的人事先就得到了指令,只赶不伤,抓到的人也只捆了丢出城外而已,还指了条明路“金陵”。

    这日,在金陵城的一处密道里,陆乘风正跟人秘密会见,与陆乘风见面的正是几月前上攫星台的长衫蒙面客,此时也是与去攫星台时一样,蒙面长衫戴斗笠。

    陆乘风一见此人跪倒便拜“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