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为初

正文 第三十二章:等我抓奸在床?

    所怀疑的经确认无疑后,将手机还给男友,她看向——她。

    然后客气问“我可以坐下来吗”

    怀凡有些无措,看了看男友,最后怯怯地点了点头。

    见状,为初正要坐,男友拉住了她的手。

    “我们先走吧,我再跟你解释”

    “解释什么”她问,波澜不惊的眸眼撞进他的眼里。

    这一句话,这一个眼神,让他顿时丧失了语言能力。

    她坐了下来“这位小姐应该是叫怀凡吧,相比我对你的了解,我想你应该从很多渠道听过我的事”

    她意有所指,对方却好像是听不出言外之意“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叫怀凡,我也没见过你啊”语气就如长相那般,正直无辜。

    念北有些意外,看了她一眼,这个情况下对方不是委屈,而是更着急为他开脱。

    “你刚才那一通电话还有跟服务员的对话,不就是刻意说给我听的吗,既然是陌生人,关注我干嘛”

    这话一出,念北疑惑,怀凡眼神一闪。

    软声软语又困惑的问“我说了什么”

    “我不喜欢用主观去度量他人,防止我误会,还是确认了一下他的通话记录,话说到这里,怀凡小姐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她还是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位小姐,我真的不认识你”

    既然她能这样厚脸皮,为初自然不用再为她隐瞒什么“十分钟前你不是才跟你口中的男友通过电话,浓情蜜意地让他小心开车,对方怕你饿了,让你先吃,还是说,跟你通电话的不是念北”

    这一瞬间,怀凡微微慌了心神。

    念北诧异,看向对方。

    她看着为初,面上有些不悦“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说,我们俩明明互不相识”

    “你要看一下你女朋友的手机有十分钟前的通话记录吗”为初抬头,问的是身旁——即将成为前任的男友!

    可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正牌的女友“为初,我们回去再说”

    “说什么?她不是你的女友?现在再说,无非就是关于你脚踏两条船的事,还是说,我有所误会?”

    她的姿态冷淡而又平静,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可她越是这样,就让他越发不安。

    既然带不走她,他只能坐下来扳过她的身子使她面对自己,眼里装的都是真心“你信我,我跟她之间没有关系”

    看着眼前这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没人知道为初此时在想些什么。

    推开他的手,她看向对面的女孩“这样的男人,你还喜欢吗”

    怀凡望向他,念北朝她看去一眼,清楚地捕捉到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受伤。

    故作坚强般,怀凡轻声说“我们本来就没有关系,是你误会了而已”

    为初笑,笑意并不达眼底,看着身旁的男人“你要让一个女孩为你面对这一切吗”

    “为初,事情真的不是你想象的这样,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闲言碎语,让你对我的信任直线下降,我珍视我们两人之间的感情,从没想过要跟你分开”

    “不是我想象的这样?这都多少年的台词,不觉老套?”

    “为什么我这一个礼拜跟你断了联系,我想我这样做你大抵也能嗅到一些不对劲的,主要也是因为我暂时不想看见你,但现在看来你的心挺大的。既然今天撞见了,往后你也无谓瞒得这么辛苦”

    “不是这样,我今天就是来吃饭,我们若是有关系,她何苦为了我隐瞒”

    “她不是你母亲介绍的相亲对象吗”

    她扔出的这一句,顿时让念北错愕。

    “你以为那次在商场,我为什么给你挑绿色?”

    “没打开那一扇门,是不想三个人难堪。事到如今,你想瞒天过海到什么时候,等我捉奸在床?”

    而这一段话,才是在念北心中投下了一个重炮炸弹。

    震惊、慌乱、不安,顷刻间在心中交缠翻滚。

    孔林在那一端无声看着不远处的为初,这个人像是没有受到伤害、没有歇斯底里、没有哭诉痛问;只是从头到尾,牵丝引线般让眼前这个故事完整铺展了出来。

    他好奇,她是真的如表面上那样,没有为这段夭折的感情哭泣,没有感受到背叛的痛苦?

    餐厅老板正巧出来,端了一份新发明的菜式“帮我试试”

    暂时从那端收回目光,他拿起叉子尝了一口,又不由自主地看向为初的方向。

    完全将自己无视,老板刚欲顺着他的目光一同看过去,嘴里嘟囔“看什么呢”

    而孔林自然地转回头把话题拉了回来“试吃是要认真品尝的,你该忙什么忙什么,别打扰我”

    让对方来不及注意那一幕,也不作他想“你好好吃,吃完了认真给意见”

    说罢,又自顾自去前台忙了。

    ………

    念北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度,拉住她的手放柔了声音劝“为初,就算是这样,我们不过见了几次面,没有实质性的发展,如果你生气,以后我跟她就不见面了,好不好”

    她的神情没有因此而动容,口吻平静地问“即使你母亲这么不喜欢我,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选择跟你分手”

    他不知如何回答。

    “因为你父母这一层关系,我没法下定决心跟你结婚。我想着既然只是恋爱,不过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你母亲反对就由她着反对”

    “你母亲但凡太过分我都不会忍让,如今这段感情被你泼了一盆脏水进来,即使从今以后你们互不再见,你觉得我这样的性格,忍吗?”

    “这件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只是你把它放大了,我知道我有错,以后我改,你不喜欢我就改”

    她拨开他的手“那你觉得什么才叫严重?今天换成我找了第三者,你选择原谅?”

    “这两件事不是同一个性质”

    她笑了,笑里有讽刺“性质差在哪?”

    “算是我说错话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你不是一向不太喜欢管束我吗,这次是我的问题,我认错,好不好”他耐心地哄劝。

    “我不管束你,不代表我容许感情世界里能掺进别的肮脏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