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万岁无忧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出游(1)

    宇文渊遣走聋奴,站在内屋望着画像上的女子定定出神已有一柱香时间。

    阳光斜射进屋内,一片明媚,就连他的睫毛上也落了金色。

    这样的好天气,回京都便不再有了。

    也不知道他那些哥哥们在京都都在盘算些什么呢。可不用细想就知道豫王一定忙得焦头烂额。

    听说太子一党上书弹劾了刑部侍郎包庇罪犯,舞弊营私,皇上震怒彻查此事,不想连带着牵扯出其他事来,几日之内撤了五名大员。

    细看名单不难发现,这五名大员或多或少与豫王有些联系,或是姻亲,或是暗中与豫王有商业往来。

    宇文璟还算给豫王留了情面,并没有公开此事,只是那夜单独留豫王在大殿“交谈”了两个多时辰。

    如何将损失降低最低,又不让太子一党趁虚而入,这是豫王如今最头疼的问题。

    可惜,他的最大智囊韩珂还在永州,这书信一来一回得误不少事,何况有心人还会做些手脚。

    算算日子,他的豫嫂嫂快到临盘之日了吧,还未出嫁前她在京都是出了名的弱小姐,前不久好不容易有孕,豫王一定会陪伴她生产。

    太子是宽和之人,但太子手下的大臣却多是雷厉风行之辈,他又极容易被左右,不免会采纳手下人意见做出其他事来。

    这其中变数众多,连宇文渊也要为豫王捏一把汗。

    最是无情帝王家,太子和豫王是亲兄弟都斗得如此,他平日过得有多小心翼翼也不难想象。

    “母妃,若你还在,局势定不会如此。”

    在他的印象之中,顺妃性格刚强,有傲骨,绝不会向他人低头。但她处理起后宫事物来却游刃有余,旁人揪不到她一丁点错处。

    他儿时便觉得母妃是个厉害的女子,这不仅仅出于孩子对母亲的崇拜。

    他将画卷收起,目光落在一旁地上整齐排着的五个木箱上。离开京都太久,是时候回去送他们一份大礼了。

    流影轻扣门扉,在听到清铃声后进来对着宇文渊抱拳行礼:“三家探子都有了动作,现在京都那儿应是有了消息。”

    “好。”他靠在窗口,沐浴着温暖的阳光,神情缓和了许多,仿佛所有烦恼都消融在阳光里,“我交代的……”

    “都妥当了。”流影听他又咳嗽了几声,关心道,“若是带的药不够,属下马上回去取。”

    宇文渊摆了摆手:“无妨,不要惊动其他人。”

    窗外,少女的笑声吸引了他的目光。身着嫣红色纱裙的少女在前拉着不情愿外出水红衣色女子蹦蹦跳跳,一边走一边絮叨,一会儿催促身后的女子快点,一会儿埋怨她没有穿她挑中的衣服。

    宇文渊看着王钰,那身装扮鲜艳可爱正适合她的年纪,而清漪那套,淡雅清丽,与她的性子很相符。

    “王小姐说今日要与清漪先生‘逛街消品’,还特意与蓝姑姑告假了。”流影见宇文渊有些兴趣便回答道。但他不知“逛街消品”是何意,只记得王钰当时就是这么说的,他伸长脖子望了一眼,着实吃惊,“没想到清漪先生扮女子这样像,白担心了。”

    可他转念一想,新的担忧又来了。先生扮了女子,还是面容姣好的女子,该不会真有婆家看上?到时候可如何收场?

    宇文渊眼底有了笑意,王钰性子与其他女子大不一样,总有新奇的词冒出,还有许多闻所未闻的点子,和她在一起的人都会不自觉心情变好。

    一个活泼,一个沉郁,正好可以调和调和。

    “不过,殿下您骗了所有人已经外出,再有一会敏贤郡主又要来了,您看……”

    “听闻永州若水湖风景不错。”

    宇文渊顺口一提,流影会意:“属下这就去安排。”

    ……

    王钰手里抱着满满当当的吃食,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可忘忧看上去还是那般冰凉,连好吃的也打动不了她半分。

    这样下去可不行,她王钰还得求人家办事呢,自然得哄哄好!

    眼瞥见一家脂粉铺,她心生一计,将东西甩给跟在后头的竹湘,拉起忘忧就往铺子里冲。

    忘忧生硬地被她拉着进了铺子,几股混杂在一起的香味扑面而来。这种熟悉的香料和锦缎一下拉回她的回忆,这家店主是晋国人?

    王钰将她按在梳妆台前,一个人不知道在鼓捣什么。从她们进来到现在,店里没有一个人出来,老板的心可真大。

    不多会儿,那扇关着的门后发出“吱呀”的声响,一个满头珠翠的妇人探出头,一脸笑意:“王小姐呀,真稀罕。”

    她将门掩上,微微一瞥忘忧,露出惊讶的神情,但见忘忧在镜中向她摇头,连忙将惊讶收敛起来。

    “借你的东西用用,等会儿会有人付账的。”王钰热衷于帮忘忧打扮,没空察觉她们的眉来眼去,“好歹是个女孩子,皮肤怎么这么干。咦,你擦的什么脂粉黑不溜秋的,一看就不好,伤了皮肤,你后悔都来不及。这样,回头我给你我自己调的,纯天然!”

    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向她的脸擦上各种东西。这一刻,忘忧仿佛在她身上看见了颜怀的影子,难不成被感染了,怎么也啰嗦起来?

    自从决定扮男装起已有六年,她哪有机会描眉上妆保养皮肤,这改变肤色的脂粉还是从仓羽寨里带出来的,那帮男人用的,能是精细之物吗。

    “你看看这簪子,可配这位贵人?”店老板从柜台上挑出一根白玉兰簪,成色剔透,握上去还有些许暖意,一看就是好玉。

    忘忧只是略略瞥了一眼便不禁攥紧拳头,掌心传来阵阵痛意才助她冷静下来。

    这是师兄送的玉簪子,几年前被盗,如今出现在这儿是被转卖多次了吧?

    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她的手中,那与师兄的缘分呢……

    王钰重新帮忘忧绾发,一边指挥店老板拿些首饰:“以前我来怎么没这些好东西,藏得够深啊。”

    店老板赔笑:“都是从晋国新得的货。”

    忘忧在镜里瞧见店老板一直在注视着她,半刻也没有离眼。她想了许久却不认识这妇人,但妇人的的确确认得她。

    现在唯一确定的是,来者友善。

    王钰异常认真捣鼓了一阵,仍没有发现老板的不对劲,还以为老板总像从前那样想从她那里学些手艺才看得如此认真。

    “完美!”王钰最终将簪子插入发髻里,双手合掌表示大功告成。

    忘忧端详着镜里的自己,完全变了模样。假扮男子时她总把肤色调按几度,终日不修边幅,没想到男装看多了,变回女装竟是这般奇怪。还是,不一般的女妆。

    “哎!别拆啊!”王钰没想到忘忧竟把头上发饰尽数拿下,只留下那白玉兰簪,就连镯子也褪了。

    “不方便。”她又开始摘下王钰挑的宝珠耳环,这么夸张的东西还真是王钰的风格。

    王钰没法,只能叉腰站定,看着她一样一样褪下,连后发髻也放下,黑发如瀑,头发真是养得极好。

    有空养发没空保养皮肤?王钰心想,该不会是天生的吧,真让她这个头发一脱一大把的人羡慕。

    王钰不再管忘忧的动作,横竖都是她高兴就好,倒也是为她省了不少钱。她踮着脚向店铺外张望着,小厮动作可真慢,还没跟上呢。

    不多会儿,王家小厮便气喘吁吁从远处跑来,身上钱袋子簌簌有声:“小姐,老爷派小的送银子来了。”

    他喘着粗气,弯腰扶腿休息了片刻才直起身来。他这一路走来不知被多少人拉着要钱,还要和竹湘一样一样对账,故而耽误了不少时间。

    “正好,付钱,付钱。”王钰下巴努了努,正是飞速打算盘的店老板方向。

    “都是老顾客了,那就四十两。”店老板放下算盘,再瞥见那小厮时,他的表情已经凝滞了。不是吧,四十两还嫌贵?单单这簪子放其他玉器店里可不得五十两开外了!

    再顺着小厮目光看去,啊呦,好一个明眸善睐的姑娘,只是略施脂粉,头上松松发髻斜绾着白玉兰簪,一身素净,眼眸中的神色不似一般人家女子的羞涩拘谨,像是天生带着冰凉傲气。

    小厮眼中只剩下这样一位冷美人,心道比他小姐还好看的人这年头真不多见。

    “人家都走远了,给钱。”店老板笑着敲了敲他的脑袋,打得小厮一激灵。

    小厮咳嗽两声掩盖窘迫,连忙掏出银子。

    可惜,可惜被小姐带坏了,哪有正经官小姐大摇大摆上街的道理。

    用过午饭,王钰向忘忧提议向人多路远的若水湖逛去。

    “你不似平常女子,一定不是宁国人吧?”王钰开口,觑着忘忧笑着,心中盘算要如何将话头引到回京。

    自然,只有晋国女子从小接受男女平等的教育,也不在意什么男女大防。说起来还要归功于晋国第一代女帝,开创女官制,一系列女学堂,娘子军便随之产生了。

    按玉碟,宇忘忧还是她第十七代孙。

    忘忧点了点头:“你也不是宁国人。”这一句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这是秘密。”王钰眨眼,果然还是瞒不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