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晚风吹过白杨树

正文 第十三章 好久不见

    欧晓鹏看着她退回来的东西,心情复杂,如果是小时候,他怕是要哭出来给她看。“唐晚晚,它不好看吗?我挑了很久的。”唐晚晚摇头,“不是啊,是太贵重了,我妈说我们还没有经济能力,不适合送这样的,以后你生日我都不知道送什么了。”沈秋直直的盯着那个金灿灿的镯子都觉得晃眼睛。真有钱啊真有钱!“就是啊,你这也太贵重了,等你生日那天唐晚晚送你贵的她也买不起啊。晚晚不值钱的!吃的多,话还多。”唐晚晚伸手挠她痒痒。叽叽咕咕闹作一团。

    等她俩闹完了,还笑个不停。金灿灿的镯子没晃花他的眼睛,倒是唐晚晚灿烂的笑脸在他心里开出一朵小花儿来。“可是又不贵啊,你送我什么我都喜欢的。”“磨磨唧唧的,你再不收回去,你生日我送你一拳你信不信!”唐晚晚伸出拳头晃晃。

    放学的时候,沈秋骑着粉色的小电驴送她去拳击社,夕阳差点刺瞎唐晚晚的眼睛,她埋在沈秋的背上,耳边呼呼的声音。在风里沈秋好像说了啥,唐晚晚张嘴呛了一口风,“咳咳咳...球球你说啥呢。欧小胖咋啦?”沈秋把车停在路边,转过去看她,“不准叫我球球!”唐晚晚吐舌头嘻嘻笑。“我说你要把练拳的精力放一点在周围人身上,就会发现不一样的世界!”沈秋挑眉,高深莫测。“...”唐晚晚满头问号。“算了...不过你也别叫人家小胖小胖了,现在人家都比你高半个头了,据说隔壁班女同学还给他送早餐呢!”“哇哦,好叼。”面无表情捧场机器唐晚晚。沈秋无奈叹气,是我多虑了,我们晚晚还是个孩子啊!

    突然闲下来的杨律早晨赖在床上,阳光从窗帘缝隙偷跑进来,跃进他的眼睛里,变成他眼睛里的星星。杨律伸个懒腰,坐在床上想抽支烟,想到什么又放下来。手机振动起来,是唐晚晚。“嘻嘻嘻,杨律哥你起了吗?我们十点的飞机,很快就到了喔,来接我们喔。”唐晚晚台湾腔。“好好说话。”杨律抵着眉心轻笑。“人家哪里没有好好讲话啊?真的是很讨厌叻!你酱紫很机车诶!”唐晚晚偏不,在床上翻滚,嘻嘻哈哈。“这么高兴?才六点半,十点的飞机?快来吧,正好我还有衣服没洗,地也没拖。”唐晚晚“???”“而且听老师说,你学拳击两年总是精力旺盛...”“那也不是为了来给你做家务的啊!”唐晚晚气呼呼,哼哼唧唧去找杨奶奶告状。

    飞机落地,唐晚晚从睡梦中醒来,日常人生三问: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跟在林老师后面走出机场大厅就看到杨律。唐晚晚看到逆着光站在那里的杨律,像漫画画面一样,挺拔的像棵小白杨。和许多年前,她刚认识的那个漂亮小哥哥一样,站在那等她,说,“还不快走?”杨律抱了抱家里人,浑身都是轻松的气息。安排好车子发现唐话痨还傻傻的站在林老师旁边,脸上还带着睡出来的红印子。

    “唐晚晚?唐晚晚?”杨律拍拍她的头,她下意识抬头看他,挂着一个傻笑。“哎呀这孩子昨晚上就兴奋的睡不着,早上挺早的就醒了,结果在飞机上一会儿就睡着了。”林老师牵起女儿的手,只看她孩子气的哼哼唧唧表示抗议。“才没有呢...”

    等车的时候还有些睡意的唐晚晚埋在母亲的肩膀上,隐约中听到唐主任问杨律有没有女朋友。唐晚晚⊙▽⊙突然不困。“还没有。”“也好,你也还年轻,学业为重。”唐主任拍拍他的手臂,想拍肩膀但有些费力,唐主任站在路边,“哎呀这个车怎么还不来?”

    唐主任和林老师一个车,杨律杨奶奶和唐晚晚一个车。“哎呀晚晚,你奶奶要是来了我就有伴儿讲话了。”杨奶奶耳朵不好,听不到唐晚晚已经在她旁边幸福的打起了小呼噜。杨律在副驾驶回头看着唐晚晚被吵醒像只小猪拱进杨奶奶怀里,“我也可以跟您讲话的,但是我要睡一会儿啦。”杨奶奶拍拍她的肩膀,抱着她呵呵笑起来,小孩儿真是一点儿心事都没有,哪都睡得香。“要是以后得孙媳妇儿也这么可爱多好啊,是吧杨杨?”“这样的太吵了。”杨律和杨奶奶口型交流。杨奶奶恨铁不成钢。杨律回头无奈的笑,这么小奶奶就惦记着人家做他媳妇儿,而且他只当她是妹妹。看着她长大的,怎么可能?

    唐晚晚被叫醒已经是下午,阳光和风跳跃在她头发上,飘窗扬起一个弧度,要去够她的脸庞,少女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像要飞走的蝴蝶。杨律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幅画面,她的长大好像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看不见她的时候,她好像还是那么小小的一个,单手就能抱起来,笑起来叽叽咕咕的像个小鸟。犯了错还喜欢拖着声音发嗲撒娇,眨着大眼睛真诚的看着你,其实下次还是会犯,话多还密又没营养,一个人没回应也可以跟你聊半天。总是很快乐,跟个发光发热的小太阳一样,温暖了他整个成长过程。

    看她要醒的样子,终于伸手推她,“唐晚晚,猪一样能睡啊你!快起来吃饭了。”刚睡醒??w?懵懵懂懂的唐晚晚揉眼睛,粉粉嫩嫩的脸颊像新鲜的水果能滴出水来,手感很好的样子。手快一步的杨律已经开始揉她的脸,柔润滑嫩,手感满分!唐晚晚蹬他一jio,杨律握紧空空的手掌,有些空。“我是帮你醒瞌睡。”说完转身就走,阳光滑动过他的脸颊,耳尖红红。还是那个少年。

    又双叒叕被告一状的杨律,在大人们计划着要出门散步逛街的时候,悄悄绕过去扯唐晚晚的脸。唐晚晚正打着哈欠,眼泪哗啦一下流下来。杨律心里咯噔一下,果然,唐晚晚已经窜到杨奶奶面前,可怜兮兮。“呜呜呜,奶奶,杨律刚刚让我洗碗我不洗他就打我。”三个大人齐刷刷看过来,杨奶奶快人一步就要揪孙子的耳朵,知晓自己小闺女德行的夫妻二人赶忙拦下来。“哎呀杨奶奶,俩孩子闹呢。”一看唐晚晚果然抱着枕头叽叽咕咕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