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钻之旅

正文 二十五

    二十五

    晨,公子不待雅知起床就和孙婆婆告别离去。

    待孙婆婆送公子回来,进屋打算叫雅知起床、开窗透气时,见雅知已经醒来在穿衣服。

    雅知觉得在孙婆婆家不能白吃白喝白住的,得自觉点早起帮忙儿,不能招烦,得保住这个栖息地才是。

    :“怎地换衣服了?那衣服脏了吗?”

    :“没有啊~”上班习惯了,一天换一身衣服,除非统一让穿工装外。

    :“既然没有就换回去,女孩子家不要太讲究装扮。一身衣服穿脏再换!”本就孤女寡母,再打扮的娇艳,是非还能少的了?

    小时候看古装电视剧,大部分剧中人物一身衣服穿到底,还说那不真实,现在看来,很真实啊!边想边换回昨天那身衣服。

    早饭时,得知杨天走了。雅知有点吃惊,又觉得莫名其妙。孙婆婆观看了雅知的反应后,更迷茫了。

    :“阿婆,杨公子结婚了吗?”

    :“怎么了?”这俩人昨天孤男寡女的怎么了?

    :“说不好,他很热心的帮我,但总觉得他对我有些敌意。”接着就把自己感到他敌意的被他摇晃着质问为什么自杀的情景说了一遍。

    一听这话,知道昨天俩人并没有越轨之举了,心放下一半。听了雅知的描述,另一半心调着放不下了。她懂得公子的质问,这些话是他想质问他自杀身亡的娘的。原本以为,公子渐渐大起来了,会看开,不曾想越发对此耿耿于怀了!

    杨天在娘亲自杀前,是个娘爱爹疼的。但是从娘亲自杀后,失去了娘,爹也不愿意多见自己了!更糟的是,爹很快续了弦。继母处处看自己不顺眼,他相信他能活到现在全是因为继母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一旦她为杨家延续了香火,那么也是自己遭毒手的时候了!觉得使自己每天活在不知何时遭继母毒手的惴惴不安中,都是母亲自杀的错。也曾想过‘促使爱自己如生命的母亲自杀的原因是什么呢?’,可是想破了头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儿。

    问了一次父亲,父亲咬牙切齿满眼隐忍的神情让他先自受不了的跑了,他怕听到任何母亲的坏话。是的,他恨她但是他想她、需要她,不能忍受别人说她的坏话,包括父亲。自此变得更加沉默,心事再不外露,包括疼爱母亲的孙婆婆。他爱母亲,但他也恨她,他也就不喜欢有人为母亲开脱对自己造成的伤害。

    对母亲的又爱又恨,随着年龄的长大延伸到了所有女性,理由是:母亲也是女性,爱自己如此深的母亲都能伤害自己,更不用说其他女人会怎样了。所以整个人一年比一年阴沉。

    孙婆婆想到现如今越发阴郁的公子,心里百转千回,早饭也不吃了,只是愣着出神。

    得不到孙婆婆回复的雅知,默默的吃着早餐。雅知一吃好,孙婆婆就开始收拾了碗筷,也不接着吃饭了。

    :“阿婆,我来,你吃~”

    :“我来,我吃好了~”说着,端起碗筷走了。

    过后,雅知跟着阿婆在门前溪水里洗衣物。见婆婆只是在溪水里搓洗衣物,并没有衣皂之类的用品,问道:“就用清水清搓?”

    :“衣服上能有什么?就是些尘土而已。而尘土随处可是,人死后都化为土,何苦嫌弃起尘土了?”

    衣服上能有什么?记起炫南儿子身上的油点子、水彩蜡笔。想到这里饭菜里能有点油花就不错了,至于蜡笔水彩就更不用担心啦,想此也没必要告诉孙婆婆衣服上还能有什么了。雅知最烦尘土,它总让人反复去做去灰尘的打扫,可听了阿婆的话,却无话可反。

    :“阿婆~这谁啊?”扛着锄头下地干活的小伙路过打招呼道。

    :“老姊妹的孩子,老姊妹没了,投奔了来~”

    随着太阳升的越高,这种问答频率越高。

    很快整个村中人家都知道孙婆婆家来了个姑娘。

    快午时,路过孙婆婆家门口的人中有一些会坐在孙婆婆家石阶上和孙婆婆聊聊天,其中有下地从菜园回来把采摘的蔬菜留下点儿的。

    想玩火的雅知一边给灶锅下添柴,一边看着门口的热闹,真是民风淳朴啊!

    以往不上班的日子里,用过午餐,雅知是要听听歌睡睡午觉的!现在虽不上班呢,却也不好意思午睡呢,虽然阿婆背上背篓外出捡柴没有让雅知跟着,但是雅知总不好意思白吃喝的,所以与阿婆锁了门同上山捡柴去啦!

    出来门,跨过门前小溪流,从田地间的小路向不远的山前进着!

    :“你看,树叶都快黄了,过不了多久树叶一落,用干树叶生火才方便呢!到时咱们院子里就能得不少枝叶~”阿婆边时不时捡起路上看到的树枝树叶的,边给雅知介绍着。

    雅知边听边有样学样的一起捡着柴火。

    到了山上,回头望,看得见阿婆的村庄呢!原来阿婆家在村庄的边缘。

    再向更远的地方望去,也还是田地连村庄、村庄连田地。

    没有高楼大厦的阻挡,视野是如此的开阔啊~

    跟着阿婆一路的走,雅知手里的柴火逐渐变成了黄灿灿的野菊花和一些她叫不上名字的花,她打算回去找个瓶插起来,阿婆家的美化就靠她啦!

    阿婆到了一块山地,挖了一些萝卜。又到了一块地,挖了两棵白菜,又换个地摘了个冬瓜和南瓜。

    此时,雅知和阿婆都感到口渴了!阿婆说:“带你喝溪水去。”阿婆和雅知一起提着背篓来到了小溪边,阿婆乐道:“今天运气好,看,那棵梨树上较矮的地方还有摘漏下的梨子!”说着放下背篓向那棵树走去,雅知也跟上。在阿婆的指导下,雅知第一次爬了树,并摘到了那颗小梨子。

    在梨树下,阿婆和雅知一人一半的吃了梨。不知道是不是口太渴的缘故,觉得梨子甜极了,:“阿婆,你看,那几棵树上也有几个呢~摘梨子的人这么粗心,梨这么大,看不到吗?”

    :“呵呵呵哪里是看不到,故意不摘的!留给过路人解渴和鸟儿们吃的!”

    雅知忽觉得心里一暖,:“真好。”

    一老一少又略坐了坐,在夕阳的余晖中回到了家。

    阿婆忙用南瓜打大包子,雅知忙着找瓶瓶罐罐插花插花。

    晚饭后雅知在院中门后树下、从墙缝看外面,听阿婆和邻居们坐石阶上聊的天。

    忽然一老奶奶说:“看看,水里游来一条蛇~”

    接着大家又聊起了蛇的故事。

    呼吸着土和树叶混合味,听着神啊仙的故事,抬头看着月亮升高、繁星闪闪,忽然觉得不真实又悠远的滋味~

    很想跑过去问问这些大娘婶子老奶奶们,听说过白蛇传的故事么?如果没听说过,她很想给她们讲讲呢!可是害羞,总不敢她们身前去,切~其实还是怕被问“嫁人了吗?”啊~疯了

    不久,大家散去。

    今夜家里没个男人,只有一老一少,雅知看着不高的漏缝石墙和木门们,心中很是不安。这些真能挡坏人吗?记得在家用得都是防盗门窗还觉不安全,如今让她如何不担心。想了一会,把灶屋里的菜刀拿到了卧室,用卧室外间的堂屋里的木桌子把堂屋门给顶上。

    坐在了被窝里的阿婆道:“你干吗?拿刀杀人吗?”

    本是预防的,一听阿婆如此说,脑海想到真遇到坏人了可不是得杀人用的,又觉得吓人,忙止住阿婆道:“别说别说,就是以防万一。”

    :“咱家没有什么可偷的,如果相中了什么,拿去就是~”

    可是雅知怕被杀人灭口,还怕被人拐卖、还怕被人伤害,反正曾经听过的女性受害案的新闻都出来了,都怕,她都怕。

    阿婆看她反复检查门窗的举止,料定她是被遇坏人的事吓坏了,只要她觉得有必要那就随她弄吧。

    雅知在胆战心惊中度过了这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