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时空渣歌

正文 第十七章——劫匪

    杨卫在火边,抓着一根庞大的牛腿在那里吧唧吧唧的啃着。

    看着那些载歌载舞的像个傻不拉几的孩子一样的汉子们。杨卫突然心中有些同情。他们朴实无华,却又野蛮。哎……

    杨卫摇了摇头,随便吃了一点就离开了。晴天的夜幕是明媚的。星光闪烁,一眨一眨的,倒是有几分可爱。

    感受着徐徐清风,杨卫就躺在了草地上睡着了。

    突然,杨卫感觉好像有小狗在舔他脸……

    嗯……有点痒痒的……

    随手摸了过去……一处……的入手,杨卫下意识的……了几下。“唔……”

    入眼肌肤油亮仿佛远古的铜像,眉毛浓密细致,眼神荡漾的是黑森林里的清流,加上一株挺秀的鼻子守护温润的红唇,回眸一笑顿成万古千吻的渊薮。她的锁骨是神鬼的雕工,神斧顺势往下勾勒一道幽谷,酥美一双春山盈然起伏,刹那间葬送多少铁马金戈。

    而某个人的……就在一个嫣然的春峰之上。“你……”

    杨卫眼神一冷,直愣愣的看着这个匈奴美女。“滚!”

    “天神……”那嫣然女子低下了自己的头颅,秀发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双膝跪在地上,透过芸萝,可以看见那一双嫣然的春峰。

    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悯,让人忍不住赞叹好一个翩翩佳人!

    杨卫扶了扶额头,淡淡的说到,但是从那平淡之中可以听出来几分无奈,“你起来吧。”

    “是……”那翩翩佳人站了起来。不同于曾经看过的那些商人,周人,秦人,杨卫从她的身上看不到柔美,反而能看得到一种不屈,和执着,还有一点点强悍!

    “你去休息吧。”杨卫话还没有说完。那个翩翩佳人便冲了上来,吻住了杨卫。

    杨卫想推开,可是感受着那口器之上的一阵冰凉。以及那双傲然挺立的春峰的……。不知不觉之中就沉迷了进去。

    天为被地为……,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清晨的草原嫩绿而又朦胧,或许是又要下雪了吧?!又或者要怎么样了,谁知道呢?!不过一觉起来的杨卫就用了晴天。那朦朦胧胧也便消失殆尽了。

    本来草原的清晨朦朦胧胧的一片,整个天穹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仿佛那芦苇荡一样。清风徐来,微风拂面,雾锁山头山锁雾,恐怕说的也便是如此吧!而在草原之上,雾锁草原,草连雾。地面之上的嫩绿,加上天上的白。实在是……像极了那无边的海洋。这啊,是一片草原的海洋!

    经过杨卫一个晴天,那一瞬间,所有的雾啊!全部都没了,蓝蓝的天空之上,没有一丝云彩,仿佛和那无边无际的蔚蓝的海洋一般。

    杨卫随手一伸,不知道从那里拿来的布料,披到了那仿佛远古的铜像似的油量的肌肤之上。

    “唔……”那肌肤油亮仿佛远古的铜像的主人微微哼唧了一下。

    杨卫静静地,直愣愣的看着那浓密细致眉毛,那一株挺秀的鼻子,和那温润的红唇。接着杨卫缓缓附下身躯,轻轻的点在了那温润的红唇之上。

    远处,“哇哈哈哈,昨晚上你可是舒服了吧!你家那温顺的绵羊可是叫到了大半夜。”

    “喂,小点声!”

    “怎么了?”

    “天神!”

    “哇,天神动了凡心!”

    “小点声,小点声!别打扰了天神。”

    而在远处的杨卫轻轻的抬起来了自己的身躯,然后看着那嫣然的人儿。

    时间如流水,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那佳人缓缓的醒来,“嗯……”

    “啊!”那翩翩佳人下意识叫了起来。

    杨卫温柔的看着这个翩翩佳人,“怎么了?”

    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已经有了几分关心。

    “天……”那翩翩佳人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被杨卫打断了,“叫我卫。”

    “嗯……”那翩翩佳人头颅靠在了杨卫的身边,“卫~”

    “怎么了?”杨卫轻轻的摸了摸那翩翩佳人的云鬓。那丝滑到了杨卫的手中。

    “喜欢你啊!”那翩翩佳人蹭了蹭杨卫。

    匈奴人的豪放不羁的风,倒是不同于古代的中原人。

    “嗯。”杨卫没有多说什么。

    “卫喜欢我么?!”那翩翩佳人忍不住问到。

    杨卫没有说话,事实上杨卫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然后杨卫看着这个翩翩佳人,直接点在了那个翩翩佳人的红唇之上。

    “唔……”

    突然杨卫眼神一冷,一只手伸了出去,然后掀起了一片尘埃。接着等那尘埃落定的时候,那些看热闹的人发现天神已经带着那佳人消失不见了。

    远处,一处小波澜的凹凹之中,两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我带你看看这个世界,怎么样?!”杨卫轻轻的说到。

    “我叫茸芭辛娜。”茸芭辛娜看着杨卫说到。

    “嗯?”杨卫一愣没明白茸芭辛娜说什么。

    “我说我叫茸芭辛娜。”茸芭辛娜认真的看着杨卫再一次说到。

    “好。”杨卫摸了摸茸芭辛娜的头。杨卫喜欢茸芭辛娜的云鬓,摸起来丝滑,柔顺。

    “你为什么老是摸我的头。”茸芭辛娜忍不住问到。

    杨卫把茸芭辛娜按到了自己的怀里,“我喜欢。”

    “坏。”茸芭辛娜忍不住娇喃道。

    杨卫拉着茸芭辛娜,向着南方走去。茸芭辛娜看着这个背影,“世界有多大?!”

    “有几十个中原那么大。”杨卫淡淡的说到。

    茸芭辛娜嘟嘟嘴,“你想带我看什么去呢?!”

    杨卫想了想说到,“到你去中原吧!”

    “好!”茸芭辛娜点了点头。

    走在路上,茸芭辛娜忍不住问到,“你能唤来苍鹰?”

    “能。”杨卫淡淡的说到。

    “你怎么做到的?”茸芭辛娜忍不住问到。

    “我能听懂他们说话,他们也可以听懂我说话。”杨卫轻轻的说到。

    “哇,好厉害啊!”茸芭辛娜忍不住感叹道。

    杨卫笑了笑,“还好吧。”

    “你好虚伪啊!”茸芭辛娜忍不住说到。

    “有么?”杨卫疑惑的问到。

    “当然啦。”茸芭辛娜白了杨卫一眼。

    杨卫忍不住捏了捏那高挑的脖子。“信不信我打你屁屁。”

    “你来呀。”茸芭辛娜鼓着腮帮子,插着腰说到。实在是……可爱到了极致啊!

    杨卫忍不住捏了捏茸芭辛娜的腮帮子。“你这小家伙啊!你很喜欢鸟?”

    “恩恩,我也喜欢。我们要向雄鹰学习。让我们强大!自由的在天际上翱翔!”茸芭辛娜认真的说到。

    “那我送你一只。”杨卫说着就不知道在嘀咕什么了,然后一只雄鹰飞了下来,落在了杨卫的肩头。“来,到这来。”

    杨卫将手放在了茸芭辛娜的肩头,那只雄鹰就飞到了茸芭辛娜的肩头,然后看着杨卫,“小杂毛,干嘛呢?!”

    “老杂毛,以后陪她。”杨卫轻轻的说到。

    “啊?!”茸芭辛娜一愣。歪着自己的小脑袋,可爱到了极致了。

    “他的名字叫杂毛。年纪不小了,我就叫他老杂毛。”杨卫淡淡的说到。

    “喂喂喂,你才年纪不小了,我可是正值青春年华,你个小杂毛,不要脸!”那只雄鹰忍不住说到。然后不去看杨卫。

    而杨卫也直接把他忽视了,茸芭辛娜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杂毛。”

    说着茸芭辛娜就摸向了杂毛的羽毛之上。

    每天杨卫都带着茸芭辛娜瞬移回去草原一次。然后继续瞬移回来游玩。

    踏入了中原之中。

    “呔,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那小贼就看见了一个羽毛漆黑,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的身影,它尖爪如勾,快如闪电,一根尖嘴似利刀!

    “哎呦,哪来的杂毛禽兽!”那小贼长得那叫一个消瘦,身躯不高,却瘦如竹竿。又矮又瘦,倒是有种贼眉鼠眼的气质。实在是不适合当劫匪啊!倒是小偷之气质。

    只见杨卫亲点的那只茸芭辛娜的杂毛,直接抓出来了那“劫匪”的眼睛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