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我的未来你做主

    “哎,还总提醒我用力过猛,你这个节奏训练小心练废了啊哥哥。”秦文坐在拳台下的沙发上喊道。林疏荣像是没听到一样并不理睬。

    终于累了全身是汗走下拳台,接过秦文递过来的毛巾盖在脸上猛擦。

    “这是怎么了今天,这么帅的脸又是刚刚蹿红潜力无限,可别擦破了相了啊。”

    “啊?你说什么?”林疏荣没想到网络传播速度如此可怕,仿佛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看了一样,让他感觉非常不适。

    “我说你没必要这么抵触吧,这是好事儿啊,魅力无限的帅哥,赢得了全国少女们的喜欢和热爱,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啊。”秦文花痴状接着说。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既然秦文已经看到了,他自己又在思考,索性征询一下她的意见。“你觉得拍电影是个正经工作吗?”一脸严肃状。

    秦文噗嗤一下就乐了。

    “你笑什么?很好笑吗?”

    “我是在笑,你这思想怎么像是从古墓里蹦出来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在乎什么正不正经工作,你想要啥?包分配还是皇上下圣旨规定你一个道貌岸然的职位?”

    听到秦文这个反应,竟然和希绒如出一辙,林疏荣不禁陷入自我怀疑。虽然父亲年轻时也曾在商场叱咤风云,但是后来的下场却是半辈子都在买单,加上母亲不堪忍受痛苦的生活,早早便抛弃他们另谋高就了,人的一生起起落落,繁华如过眼云烟,哪是时下年轻人说的那么简单。

    “安安稳稳过日子,守护着自己心爱的人,让她吃饱穿暖心情愉快,难道不完美吗?”林疏荣突然问道。

    “嗯……要是你守护我的话我愿意。”秦文一脸花痴。

    “别闹,跟你谈严肃的呢。”

    “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做人还是现实点吧,你是说你那位千金大小姐愿不愿意是吧。我问你个问题。你们认识多久了?”

    “两.......两个多月吧。”这个问题让林疏荣心头一震,像是被戳中弱点,是啊虽然是一见钟情,虽然柔情蜜意,虽然分外坚定,但是客观来看,确实时间还短。

    “看吧,你自己也知道认识时间不长是吧,这人与人呐,激情期顶多四个月到一年,剩下的还是得靠实力和思想匹配度,别以为只有女人青春期短暂,男人的青春期才叫更短暂呢。青春帅气的男人,打个篮球都能引起尖叫连连,你到三十岁试试,篮球场上一起打篮球的其他小靓仔走位都得躲着你。”

    “不致于吧……我又不是没有社会价值。”林疏荣听得半信半疑。“再说男人长得好不好看有什么关系。”

    “这你就没概念了吧,啊男人长得好不好看没关系?那为什么女生都爱和你说话呢?”

    “我也并不需要那么多人和我说话啊,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没听过吗?”

    “老套。”秦文表示对传统价值观丝毫无感。

    “你这种小丫头片子,肤浅。不和你说了。”紧接着又是跳上拳台一阵乱打。

    “哎你的微信通话铃声响了。”秦文拿着他的电话喊。

    “你好。”一看原来是昨天的演绎经纪人如约而至的电话。

    “您好林先生,虽然目前还没有您的答复,但是我们导演说希望您看一下电影脚本,这样有个大概了解,会更加容易做决定。”

    “哦……那好吧。”

    说着收到了对方微信传过来的文件。

    “发给我发给我,关于剧本我可是专家,我来帮你鉴赏一下看适不适合你。”说着强迫林疏荣把文件转给了她。

    “哇塞,这个厉害了啊。”

    “怎么了?”

    “撤侨题材,你可以本色出演啊。哇........这个剧本好,我都想看了这电影。”

    “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这个阵容也是不可小觑啊。抓住机会啊兄弟,以后大红大紫就指望抱你大腿了。”

    “夸张。”林疏荣看秦文激动的样子,不忘让她安静一下。

    “哎,你这心电波,估计都是水平的。什么事情都没有波澜,扑克脸。”秦文无奈感慨。

    回家后的林疏荣靠在沙发上仔细看了看剧本,发现自己竟然被剧情吸引了。此时门铃响起,不用想肯定是希绒。他开心地去开门。

    “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

    “事情进展比较顺利。”说着直接脱掉鞋子光着脚就跑进客厅里。

    “拖鞋穿上!怎么每次都不听话,都什么季节了这么光着脚跑,你是小野人吗?”假装严肃地呵斥道。

    “那我就是小野人了怎么办,你要和我一起回山洞生活吗?”说着抱住林疏荣的脖子跳到了他的身上,被他一双大手稳稳地接住。

    “好好好,回山洞。小野人去哪我跟到哪,我们一起做野人。”边说边拍着她的背。

    “疏荣.......”她的头发从他的肩膀垂下来,她好像也突然释放了一整天的疲倦。“我想喝红酒。”

    “嗯,马上给你倒。”放下她去厨房拿酒。

    “这是什么?”希绒最近养成了看林疏荣手机的习惯,她觉得非常好玩,本来抗拒分享别人隐私和走得太近的她突然就觉得这种亲密无间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你在干嘛小野人?”说着把一杯葡萄酒放进她手中。

    “这个剧本好像挺有意思啊。”希绒看得津津有味。

    “希绒,如果有一天我这么老了,你还喜欢我吗?”疏荣说着两个手指拉住眼角向下垂。

    “不喜欢!”希绒斩钉截铁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实际上她心中并不介意,只是想开个玩笑。

    “唉,女人呐,果然比男人现实多了。”林疏荣不禁感慨。

    “这个你去拍嘛,好帅。”希绒越看剧本越入迷。

    “你还是喜欢事业型的男人是吗?”林疏荣突然严肃地问道。

    “事业当然会让人更有魅力啊。”希绒没抬头,继续沉迷剧本。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做些真正的事业啊,制造业,或者像你一样做生意啊。”

    听到这里,希绒突然一脸严肃,咽下口中红酒,看着疏荣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以有限的国内市场经验是这样理解的,卖国产稍微赚点钱的会被抄袭的连底裤都不剩,卖进口花钱宣传的火了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既能控制整个产业链又能坚守持续品牌价值输出的前期投入和运营成本都是资本才能支付得起的,稍微有点利润的渠道生意会被熟人网络垄断固若金汤。你认为做生意很容易吗?”说着又喝了一口红酒稍作休息继续道,“如果是国货,产品质量硬又不容易被复制需要很大前端投入,市场标准化运营也是很大投入,与现金流相对遥远的持续品牌价值输出也是需要时间,在此基础上还得有关注企业增长本身的资本加持,而不是快进快出型、公关华尔街型。这时候才会有标准流程对接,不然人人自危,很难把关注点放在价值增长上。国产企业能凑齐这些条件的是非常有限的。”

    “啊.......”眼前的希绒突然从一个撒娇耍赖的小野人变成了一个滔滔不绝的演说家,让林疏荣感觉有些陌生。当然他知道她工作中会有这一面,只是自己从没见过。

    希绒手握酒杯,突然自觉失言,“我不可爱了……完了,你不会再爱我了对吗?”说着可怜巴巴地望向他。

    “没有,”疏荣伸出手抚摸她的头发,“只是突然意识到我的小野人并不是个普通女孩。”

    “我的意思是说,做有意义的事情,不一定非是实业,如果能通过塑造正面的艺术形象给社会带来美好,或者简单的开心、愉悦,也是一项值得努力的事业。”

    “嗯,好,听你的,我的未来小野人做主。”

    “嗯,小野人是万能的。”

    “是是是,那么万能小野人以后要不要穿毛绒绒的拖鞋呢?”

    “我记住了嘛,啰里八嗦。”

    “又嫌我啰嗦了是吧……”说着又抓住她闹了起来,希绒连忙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