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橙花陪我呀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叶子海

    关路一说:“我不管,反正我要去看海。”花花说:“原谅我是个粗鄙之人,我就只看过叶子海,所以今天我就带你去看叶子海。”

    世界上稀奇古怪的事都是有的,区别在于你相信不相信。

    关路一选择去相信花花。于是,花花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上山下山再上山下山,前面两座山,花花一直马不停蹄,她知道时间并不宽裕,停下来,多半是看不到叶子海的。到了第三个山头,花花指着前面一大片金黄色树林对关路一说:“你看,就在那里,那里就是叶子海。”关路一盯着看了一会,说:“是梧桐树吧?”花花点点头说嗯,在说这话时她看了一眼关路一,关路一满身疲惫,额头堆满了汗,眼睛里却放着光。关路一,你这身皮囊承载你的梦想,实在是有点牵强。

    花花对关路一说,“我给你念一段纪伯伦说的话吧。”关路一说:“好啊!”于是花花开始念到:

    “如果有一天,

    你不再寻找爱情,只是去爱;

    你不再渴望成功,只是去做;

    你不再追求成长,只是去修;

    一切才真正开始。”

    花花念完一遍,关路一要求她再念一遍,说是风太大,没听得太清楚。花花又念了一遍。关路一问:“能再念一遍吗?我的修行不够,没太懂。”花花说:“不懂,找度娘去。我累了,念不动了。”花花说完这话,就加快了速度。关路一看看天色,快速地跟上去。

    叶子海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山坳,山坳四周种满了梧桐树,梧桐树干粗到花花张开双臂都抱不住。此时,已近黄昏,山谷里有一些微风,叶子随风纷纷扬扬地落下来,乍一听,还以为是一场雨落下来呢。山谷里一个人都看不见。花花对关路一说:“这里的叶子,至少有1米的厚度,你可以跳进去,很柔软,像沙滩,你躺在叶子上面,想象自己就在海上漂着,你试试,你试试……”关路一照着去做,他探了探脚,一点点挪动着,花花走到叶子海的中间,大喊一声“倒”,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倒了下去。花花倒下去的地方,刚好凹出了人的样子。花花闭着眼睛,喊道:“真舒服啊!”关路一闭着眼睛,说着花花一样大喊:“倒。”喊了几回,他都没有倒下去。花花看不过去,翻身跃起,推了他一把,关路一啊了一声,就倒在了叶子海上。他闭上眼睛,让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和叶子们充分接触。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躺着,躺着,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时间仿佛停止了一样。山谷里风大了起来,更多的叶子落下来,不一会儿,他们的身上就落满了叶子,像盖上了被子一样。叶子上满是阳光的味道,满是天空的味道,满是风的味道,满是远方的味道……关路一笑了,他觉得自己爱上了这个地方,真希望一直都可以躺在这里,一直都不要醒来。

    花花摇醒了关路一,天色已昏暗,花花说今晚我们赶不到橙园,就只能在荒郊野外露宿一晚了。关路一说:“放心,我带有钱的。”那语气仿佛一个土豪在对他的从属施恩一样,花花叹口气,摇摇头,并不想搭理他。

    接下来的路程,大家都不再说什么。花花开启了头灯,她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给了关路一,帮他带上。走的这截小路是临崖的,花花让关路一靠着山根走,跟着她的脚步走。

    已是秋天,夜晚,山谷的烟升起来,寒气也漫过来,一点一点侵蚀人的骨髓。他们两个人走得身体热乎乎的,倒也不觉得冷。山脚那几点灯光,一直在闪烁着,此行的目的地就是那里,花花曾经以自己最快的速度2小时零10分跑到过那里,可是现在带着一个拖油瓶,4个小时怕也到不了。

    到了岔路口处,花花停下来,面对分出来两条路,上面的一条路长满了草,看不到尽头;下面这条是石头子儿,前面是一块块的玉米地,花花选择了这条石子儿路。他们一头扎进了玉米地,干涸的玉米杆儿,关路一试图去掰玉米棒子,花花制止了他,给了一袋能量胶,关路一是见过能量胶的,但是没有吃过,只知道可以快速补充体力。此刻,四肢乏力的他,头晕眼花,花花帮他打开了口子,关路一觉得一大股甜味只冲他的喉咙,他吞咽着,能量胶溢满整个口腔,平素不大吃甜食的他觉得这味道太美妙了。他咬着能量胶的袋子,花花拉扯不下来,就让他咬着,花花再次确认了他的头灯电是充足的。两个又接着赶路。

    吃过能量胶,大概10分钟左右,关路一觉得浑身的力量又回来了。他对于在前面赶路的花花,又有了一层新的认识,凭空对花花添了一份崇敬。

    “关路一,你带打火机了吗?”花花急切地问。关路一摸摸裤兜,摸出了一个打火机,交给花花。花花打开了一次性火把,不远处的路中央,躺着一个不明物体。关路一想过去看看,被花花制止了,他们举着火把,站着不动,不一会儿,只听见一阵窸窸窣窣声,一条一米长的蛇从那个不明物体的旁边爬过去,爬进了旁边的玉米地,消失了。

    花花和关路一两个人呆立了一会,听到不明物体发出嗯哼的声音,花花举着火把凑过去一看,是一个山里的老头,头发太长,如枯草一般遮蔽了整个面容。那老头的手伸向胸前,颤颤巍巍地摸出来一个小白瓶子,递给花花,就晕了过去。花花把火把拿给关路一,就在老头身上寻找蛇咬的伤口,怎么救治?关路一很想问问度娘,他打开手机一看,没有信号,度娘不帮忙。

    关路一不禁有些着急,此时花花一脸淡定,这个17岁的小姑娘,学习过急救知识,她找到了伤口,在左边的小腿肚子上,花花解开头绳,把老头的膝关节的裤子扎得紧紧的,阻止毒液随着血液回流,做好后,又往伤口上仔仔细细地洒上了白瓶子里的药粉。花花特意留了一点,她担心药量多了会有负作用。

    等包扎好老头,花花和关路一商量着,这黑灯瞎火的,还是得赶紧走,万一那条蛇要是再回来,救不了这个老头不说,他俩也会搭上性命。关路一一想起那条蛇,脊背就一阵发凉。开始催促花花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