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巴黎没有圣母院

正文 第二十章 《流星雨》

    菜陆陆续续上桌,酒也一瓶一瓶的拆开,三两酒下肚,话匣子就打开了,我们三人共同回忆着那些年我们的青春,时间太长,有些记忆早已模糊不清了,我们也不管,就随意的说着,免不了的,又谈起当年那次运动会,从那次开始,每次我们班被安排打扫校园卫生,我们仨都会默契的选择同一个组,虽然交流并不多,不过兄弟之间的感情就是在这点点滴滴中积累下来的。

    我们还聊起了当年董力谈过的几次恋爱,说起来,那时的董力真的是够厉害的,先是在我们年级谈了两个女朋友,后来上了高三又找了个高一的小学妹做女朋友,只是都不长久,而到了大学里,这家伙不知道怎么的,就跟浪子回头突然醒悟了一般,自此再不沾染红尘,到现在为止都第十年了,也没见他再开始一段感情,其实私下里我和度北辰有聊过,度北辰说他可能是在高一小学妹身上动了真感情,只是人家并没有打算和他长相厮守。

    聊完董力的感情经历,就不可避免的提起沈南星。

    因为我母胎单身,至今未曾有过哪位小姐姐瞎了眼看上过我,而度北辰又只有沈南星这么一段感情。

    一说到沈南星,度北辰还没怎么反应,董力倒是先嚷嚷了起来。

    “北辰你别嫌我说话难听啊,要我说,沈南星有啥好的,长相又不是说跟明星似的,就比一般人强点儿,脾气呢又那么倔,一点也不温柔,你说说你,当年她一走了之落得清闲自在,你为了她受了多少罪,她有关心过你吗?好歹三年的感情,说分手就分手,她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都六年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再找个女朋友好好过日子了。”

    度北辰知道董力是为他好,也不好反驳他什么,就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你怎么知道我没试过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我放不下她。你就别说我了,你不也是到现在还没谈个女朋友嘛,你比我还大一岁呢,不也照样没个正儿八经能带回家的人吗?”

    这两人互相都被说到了心里的痛处,一时之间,酒桌上气氛顿时沉闷了许多,不再像刚才那样有说有笑了。

    看着这两人颇有些低落的情绪,我知道,作为三人中年龄最大的老大哥,该我说几句了,不然这气氛也太尴尬了,明明是三个大男人来喝酒的,结果两个人一提到感情就蔫了吧唧的。

    “诶诶诶,我说你们行了啊,看把你们俩给愁的,你俩有啥可愁的,董力,就你,x5都开上了,有房有车有存款,工作稳定人又帅,改明儿让家里给你相个亲,啥样的找不着?17、8岁谈的恋爱分手不挺正常的嘛,至于嘛,痴情到这种地步。

    在感情里,谁陪你走到最后,谁才是你的真爱,其他的都只是过客。我劝你早点想开,别耽误了自己的青春。

    还有你,度北辰,你看你现在这怂样,要是南星看见肯定又要骂你大傻子了。要说董力在这伤心难过、低头丧气就算了,你又在这装啥呢,骗傻子呢?要不是昨天晚上你喝多了我替你接了沈南星电话,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俩一直还有联系。”

    听完我说的,董力和度北辰两人都十分惊讶,董力是因为没想到以前最老实的我会说出这些话,而度北辰也是吃惊于昨晚沈南星给他打电话这事。

    不过董力也对沈南星打电话这事十分好奇,连忙问我。

    “老文,你把话给说清楚了啊,沈南星咋会打电话回来,当年不是她单方面提的分手然后一走了之的吗?怎么现在倒想起来联系北辰了,这是想吃回头草了?”

    “具体的我也不了解,还是让北辰自己说吧。”

    看到我俩逼问的目光,度北辰深吸了一口气,跟我俩解释。

    “其实当年我俩分手的原因比较复杂,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南星当年出国原本是打算和我一起的,她去读硕士,我走齐鲁大学‘3+3’的国际合作教学计划本硕连读,只是当时出了些变故,我没法陪她一起出国,她想放弃掉出国名额,留在国内陪我一起准备第二年的,我不同意,为了不影响她的前途,我就提出了分手。只是偶尔我俩也会联系一下,不过大多是在酒后半醉的情况下,所以,我就没跟你俩说。”

    “诶呦我去,你俩这搞得也太复杂了吧,我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个文化人那一套,太麻烦了。算了,沈南星这事儿你自己掌握好分寸就行,要是真忘不掉就重新开始,再追一次不就得了嘛。”

    董力有这话说的倒也在理,度北辰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记下了。然后他看向我,问出了他刚才一直想问的问题。

    “老文,南星昨天打电话是怎么说的?”

    “我还以为你不想知道了呢,也没啥,就是她让你给她唱首歌,我跟她说你喝多了睡着呢,她就直接挂了。”

    度北辰还没说啥呢,董力倒是先问了起来。

    “唱啥歌啊,大半夜的不睡觉,你俩早就不是男女朋友了,这属于性骚扰啊。”

    我算是服了董力这脑回路了,什么性骚扰啊,人家前女友给他打个电话咋就跟性骚扰扯上关系了。

    不过我也听想问度北辰的,沈南星让她唱歌,是哪首歌啊,我记得度北辰这家伙五音不全,脑子里没啥音乐细胞,能完整唱下来的歌就那么几首啊,数来数去,我突然想到了一首。

    “不会是那首《流星雨》吧。”

    度北辰点了点头,果然是这首歌。

    一旁董力开始挠头了,“你们说啥呢,什么流星不流星雨的。”

    我笑了笑,跟董力解释,“你忘了咱仨每次去ktv,北辰总共就唱那么几首歌,唯一一首情歌就是这个《流星雨》,当年f4出的一首歌。”

    董力这才恍然大悟,这家伙看来是有些喝多了,脑子都有点不好使了。

    说到这,总算是把气氛又调动了起来,看了看剩的最后半瓶酒,我们仨一商量,干脆也不喝了,就放到车里,叫了个代驾我们仨直接往最近的一家叫满天红的ktv赶过去。

    到了满天红ktv,我还算清醒,在楼下开房间、选啤酒、饮料和零食,那俩人早就跑到楼上开始唱歌了。

    等我一切弄好,到楼上时,一开门,入耳的还是那熟悉的歌词和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