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人生游戏自走棋

正文 第十一章:果然撞车了!(第一更)

    “你和老板说了什么呀?”

    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楚心雨有些好奇。

    她就见着苏阳和刘轶在里屋聊了半天,出来之后,苏阳和他都笑容满面。

    “没什么,老板要关店离开,我俩叙叙旧。”苏阳阳光的脸庞噙着笑容,在朝阳下显得很有青春气息。

    “欸......心里肯定不舒服吧。”楚心雨劝慰苏阳,“等你毕业了,可以有空和他见面呀,又不是永别。”

    “我没不舒服。”苏阳摇摇头,最多到九月,他又要和老刘去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启属于他们的新时代了。

    “好好学习,争取能考到想去的学校吧。”苏阳喃语。

    楚心雨眼神闪烁一下,她小嘴翕张,顿了一会儿,却没说出声来。

    苏阳的余光看到了楚心雨的反应,当下心中暗暗感叹,还好自己没问楚心雨理想大学。

    看楚心雨这反应,明显是对苏阳的理想大学有兴趣,但又害怕问出来苏阳会反问她一句“你呢?”

    “罢了,到时候就见分晓了。”苏阳不再去想这些事情。

    二人乘坐公交车,来到了区图书馆。

    “我估摸着有一定几率碰到同学。”苏阳下车看了看外边排起的队伍。

    图书馆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就是不允许带包进去的阅览大厅,所有的书架都放在那里,大概是三层楼那么多,面积要在几千平方米。

    还有一部分,就是图书馆设立的时候,特别划出来的自习室,变相得给学生们提供一些便利条件。

    不过毕竟是个图书馆,这种自习室不会太大,也就堪堪两百个座位。

    整个区县四所高中,加起来接近万人,两百个,真不够抢的。

    还好,苏阳他俩来的足够早,卡号码牌正好在两百以内。

    “真险啊......”苏阳看着手里的196号和楚心雨手里的197号,再晚一步,他俩今天就抢不到自习室的位置了。

    “196和197是在一个隔间里。”楚心雨指着墙壁上的平面图,果然,196和197是一个三人隔间。

    自习室分了三种,单人隔间,双人隔间,三人隔间。

    对应来的人数,可以供选择。

    但设计之初,设计师还是太理想化了,他的设想是位置足够多任人选,但实际上所有的号码都得靠抢才行,又何谈按照喜好选择?

    苏阳带着楚心雨来到他们所在的隔间,里面是一个圆形大桌子,平均分了三份,一个人一个座位还有同等弧度的一部分桌子。

    现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看起来是198号临时有点事情,没先过来。

    “先坐吧。“苏阳放好书包,楚心雨也随便挑个位置坐下,无论怎坐都是两个人靠着,所以也就没什么多余的考虑。

    苏阳掏出姚瑶给他的试卷,姚希锋的试卷他搞定了,连续熬了两天夜,终于把姚希锋给他的基础版本讲义和试卷全都吃透。

    姚瑶不仅给了他英语讲义试卷,也顺便把数学讲义给了他。

    苏阳觉得数学应该是所有学科里最简单的了,比起记不住就是白给的英语,还有各种知识点杂乱无章的化学生物,外加上天书版本的物理,还有永恒不变的梦魇语文,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的数学,无疑是最可爱的。

    不存在什么言之有理即可,也不用对着物理模型犯愁,看着式子解题就完事了,多轻松!

    “你复习的怎么样了?”楚心雨看到了苏阳写的满满当当的化学和英语讲义,还看见了苏阳手里的数学试卷,问到。

    “怎么说呢...基础题应该能看得懂,但只要带点弯弯,我可能就解不出来。”苏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没办法啊,你让他怎么牛逼,也不可能四五天就什么也难不住他。

    基础能打好就已经要烧香拜佛咯。

    “我给你看看吧。”楚心雨把自己的凳子稍微拉过去一点,靠在苏阳身边。

    苏阳只觉得浑身一颤,他手臂触碰到了楚心雨的胳膊,很软,这个女孩儿身上也很香,让人浮想联翩。

    “我真是个魔鬼!”苏阳咬了一下舌尖,强迫自己收回意识。

    “哪儿?我看看。”楚心雨拿过苏阳手里的试卷,看了看苏阳错的那些题,“哦!我知道了。”

    说完,她拿出数学课本,然后快速翻动,每隔几页就进行一次标记。

    “这些是课本上的例题,你都没看过吧?”楚心雨把课本递给苏阳。

    “嗯,教我数学的是姚老师的女儿,她是教英语的,勉强能教一点数学。课本上有很大一部分她讲不了。”苏阳实话实说,他觉得没必要跟楚心雨隐瞒自己在和老师开小灶,他心里认定楚心雨不是那种需要防备的人。

    “我给你画的这些题,都是咱们数学老师上课着重强调的,大多都是题目设了陷阱,或者是解题需要过好几个弯,你要是能全看懂,中级左右难度的题就不是难事儿了。”楚心雨的话,让苏阳眼前的迷雾逐渐散去。

    “谢谢啊!”苏阳把这些题号誊抄下来,把楚心雨的课本还给她。

    “加油吧!”楚心雨比了比小拳头,苏阳也边笑边比着拳头。

    废话不多说,二人立刻进入学习模式。

    但这一次,苏阳碰到了点小问题。

    他看不懂了,楚心雨画了大概七十道题,他只能看懂不到一半,而且,看懂的那一半里面,他也做错了一些。

    “还是难顶啊。”苏阳当然知道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

    平心而论,自己就算是提高30%的学习能力,又能逆天到什么程度呢?

    五天掌握基础,这就已经算是极限了。

    想把记在脑子里的知识点融会贯通,去做那些考验灵巧性的题,中间这个转化过程,是不可能被无视掉的。

    一般学生,都是上课学完,下课复习,然后再通过大量题目训练,才能把知识点用到极致。

    苏阳把“上课学习”这部分开发到极致,但复习和训练上,比起已经拼命三年的学生,差太远了。

    转化效率就算是稍微高一点,也无法逆天改命。

    “哎。”苏阳默默地叹了口气,他抬头看了看用正常写字速度来解题的楚心雨,不得不佩服啊,这个女孩儿做起题来根本没有任何停顿,读完即知道该怎么解。

    苏阳认得她正在做的这个红本本试题,像楚心雨这样的好学生,都不屑于五三试题,甚至连市面上比较火的天利三十八套在他们眼里也就是能巩固知识点。

    这个红本本叫《挑战高考一百道压轴题》,就是那种很多老师都会劝学生放松心态,就算放弃后面几问都没问题的那种。一套试卷好不好,就看压轴题能憋死多少人。

    “葛大爷是哪年出题来着?”苏阳仔细回忆起那些年盛传许久的恶魔级别高考试卷,应该不是他们这一年吧?

    “先这样吧,周一怎么也要麻烦姚老师再找俩老师,两师者已经跟不上了。”苏阳准备先把这些放一放,然后拿出了生物课本。

    虽然剩下的这几门科目,他都没有头绪该怎么学,但课本这东西跑不掉,就照着课本读呗。

    正当苏阳准备沉下心来开始阅读的时候,隔间的大门被打开了!

    一个男生背着书包走了进来。

    苏阳看到他,愣了。

    楚心雨也被突然地开门声打断思路,抬头看了这个男生一眼,也和苏阳一样全身僵硬。

    进门的男生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无比亲昵在一起学习的苏阳和楚心雨,满脸的不可思议。

    “你们俩....这是......”男生推了推眼镜,手在颤抖。

    “我可真是见鬼了啊。”苏阳心里千万草泥马奔腾,“还真碰到同学了?”

    还不是...普通的同学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