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家山

正文 第十七章 复仇之战

    “爹,你就把寂哥哥放出来吧。”杨玥央求道。

    “把他从地牢放出来,但是要禁足在宇文府内。”杨风心中暗到:宇文家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犯不着让女儿不高兴。

    “以李府下人的身份,用最快的速度将镇中发生的事情告知李子期,这里有一封信,务必亲自交到他手上。”

    “遵命,圣使。”

    好汉岭山下的一块平地上,李子期正率领两千精锐骑兵在此休息。

    远远望见山道上有一骑飞奔而来,等到了李子期他们跟前,李府下人翻身下马跪地痛哭:“大少爷,老爷蒙难了!”

    来人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交给李子期,此时,李府下人所骑的黑马突然倒地,口吐白沫,抽抽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李子期犹遭五雷轰顶,一把揪住来人的衣领,怒吼道:“你胡说!”

    看罢信,李子期依然难以相信这一切,久久难以平复。

    “众位将士,杨家勾结色目人,背叛了我们,背叛了百家山镇,逼死了族长,现在色目人进入镇中欺辱我们的父母子女、兄弟姐妹,此仇不共戴天,大家能答应吗?”

    “不能!不能!”

    “现在米汤河关已被色目人占领,以我们现在的兵力尚不足以前去讨伐。

    好汉岭上有族长之前秘密储备的粮草物资、兵器,大家随我上山稍作休整,然后我们招抚流民补充兵力,引诱杨家狗贼和色目人与我们野战,以发挥我们骑兵的优势。血战到底!”

    “血战到底!血战到底!”

    李子期在军队中设立了李定山的牌位,放在马车里,四周用黑色绸布遮蔽的严严实实,并在车子的四角插上了黄色的旗帜,车盖用白色的绸缎制成,让一百名精锐士兵守卫,每次有重大军事行动,一定要先向李定山的牌位禀报,然后才开始行动。

    李子期让人放出风声,自己正率军在白家坪一带,此处地势开阔平坦。李欲得知消息后,立即与哈副将一起率领三千乡勇以及三千色目军急速前往。

    “哈将军,李子期熟悉兵法,身经百战,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公子,本将军从小在军队中长大,熟知军旅之事,再说现在李子期所率军队已是一只孤军,犹如丧家之犬,必定人心涣散,不值一提。

    待会战事开始,公子只管待在后方观看,哈哈哈!”哈副将轻蔑地看着李欲说道。

    李欲微微一笑,欲言又止,点点头,心中想到:就让你吃吃苦头吧。

    双方在白家坪排列军阵,看到李子期身后只有一千骑兵,哈副将狂笑不止,领兵就向前冲去。

    李子期面无表情,手中长枪一指,策马向前,“杀!”一千精锐铁骑风驰电掣般冲入敌阵,如入无人之境。

    双方厮杀了半个时辰,激战正酣,突然从左右两翼各杀出五百精骑,对色目军和李欲所率乡勇进行了合围,一阵冲杀之后,色目军和乡勇丢下两千具尸体,落荒而逃,李子期率军紧随其后,一直追至米汤河关关城下。

    “快快关闭关门!”李欲大声喊道,令他惊讶的是,身后的乡勇却互相厮杀起来,竟然还打开了关门。

    李欲不敢有所停留,策马向鹰嘴岩关方向逃去,等进了鹰嘴岩关关城,李欲所率乡勇只剩下了一百人,哈副将所率色目军只剩下一千人。

    李子期率军占领米汤河关关城。至此鹰嘴岩关以西,米汤河关以东的村子全部为李子期所有。

    李子期将色目人全部斩首,将投降的乡勇以及新募士卒合计两千人另行编为一军,新军每逢战斗都用长矛组成方圆大阵,觉察到力量分布不均后,便迅速自行调整,因此人人各自灵活为战,所向无敌。

    李子期还命人在将士们的头盔、铠甲上刻着“死”、“休”二字,以激励全军上下。

    李欲率军抗击李子期的进攻,李欲军人数虽多,但一月之间交战了好几次,却没有一次打胜。

    李欲认为这是李子期得到了李定山的神灵帮助的缘故,因此也在自己军营中竖立起李定山的木头雕像,早晚上香礼拜,并且对着雕像祈祷说:“老爷,自从宇文邕死后,他就夜夜给我托梦,我实在是害怕啊,再说您是自己想不开愤恨而死的,我也没想害死您啊,这不是我的本意呀!我是您一手带大的,感激您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害您。

    今天我为老爷您立这尊神像,希望老爷您不要再追究计较我的过错了。”

    李子期站在高地之上,远远的喊道:“我爹对你宠爱无比,从小养大你,我也一直把你看做兄弟,可你却害死了我爹,你现在却又立像求福,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李欲,你敢与我决一死战吗?”李欲并不回应。

    可是,时间一长,因为在交战时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而李欲自己在军营中每夜都要受几次惊吓,所以便命人把李定山木像的头斩了下来送给了李子期,率军退回鹰嘴岩关。

    过了一段时间,李子期听说李欲生了重病,喜出望外,焚香禀告李定山的神位后,整顿兵马,犒劳士卒,统领大军前往鹰嘴岩关,军队暂时驻扎在河湾村西面。

    此时,李欲的病情稍有好转,便率军出关在河湾村东面扎营与李子期对抗。李子期带领骑兵冲出营地将要与李欲交战,却见营地后方出现了一支李欲的军队。李子期害怕大营有失,只好返身回营。

    当夜丑时,李欲趁着夜色带领军队从侧面迂回出来,悄悄隐藏在李子期军队的后方。等到天亮,李子期的哨探骑兵回来报告,“贼兵的军营都已经空了,不知去向。”

    李子期觉得很是惊讶,说道:“李欲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撤兵竟然能够如此无声无息,之前安排一支军队在我们后方出现,我们竟然全无察觉。据说他已经重病缠身,竟然还能有如此智谋。”于是,李子期率军撤退。

    行至寺沟村,突然两侧山林中箭如雨下,李子期大军猝不及防,伤亡惨重。李欲大军将其团团围住,过了三日,李子期大军断水断粮。

    入夜,李子期率军与李欲军争夺水源,没有成功,前后渴死了六百人。李子期只好带领大军全力突围,虽然最终成功突围,却损失惨重,从此以后再也无力主动进攻李欲。

    米汤河关关城。李子期接到安插在镇子里的密探传来的讯息,李欲病重前往西安府治病去了。“期帅,有一个叫李三的前来投降。”李三是李子期的发小。

    “期帅,我们早就看不惯李欲那副小人嘴脸了,对于他害死族长一事,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只是这个人十分阴险狡诈,因此我们一众兄弟一直没有机会逃出来投靠您。

    昨日李欲因为病重,动身前往西安府去治病了,我这才有机会前来给您报信,现在守关的是杨洛,他那个窝囊废根本就不懂军事。机会不可错失啊!”李三说道。

    子时,李子期率领大军出发,一路马衔枚、人禁声。到了鹰嘴岩关前,只听两长一短三声虫鸣声,关门按照约定打开,李子期率军驰入。

    就在此时,只见身后关门紧闭,李子期所部大部分被隔离在了关门之外,进入关城的人马被团团围住,四周火把燃起,宛如白昼。

    李欲笑着走上前来说道:“大少爷,我们兄弟有很长时间没有这么近距离说话了,今晚我们好好叙叙旧。”

    “呸!跟你这个狗贼有什么好说的!”李子期恨恨地说道。

    李欲并不生气,继续笑着说道:“大少爷,我知道你心中有疑惑。

    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吧,行军打仗,我确实不如你,因此我不得不假装生病,然后前往西安府就医,最后中途换乘货车秘密返回,要不是你急于复仇,也不会如此轻易地中计。

    说实话,你一直对我还算不错,所以回到镇里,我会让你痛痛快快去死,不会让你觉得羞辱的。哈哈哈!”

    百家山镇议事堂外,人声鼎沸,群情激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