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历史 > 落日胡尘

正文 第十三章 进山途中(四)拉钩约定

    文瑄对于自己举手投足间便轻松击杀几名元兵一直都没想好怎么对众人解释,而且直觉告诉他绝不能向任何人坦白相告自己的前世过往。

    此时沐冲提及此事仍是心虚不已,无法回答,于是假装生气地回了一句:“你管我呢?”

    沐冲认真地猜测道:“我知道了,在此之前你都是在藏拙,故意装出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其实背地里在韬光养晦,对也不对?”

    藏拙?韬光养晦?好理由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文瑄虽然心中汗颜却也正好顺水推舟,立刻装作尴尬的样子道:“还是沐兄独具慧眼,这都被你发现了啊,哈哈。”

    沐冲似笑非笑地继续打趣道:“那你又为什么会被砚台砸个半死?”

    “这个嘛……我是没料到那次争吵老爷子生那么大气,会突然用砚台来砸我,而且‘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谁还没个大意的时候了?就比如身手不凡的沐兄你,那几名元兵分明不是你的对手,可不也是差点就当着你的面砍了我爹?”文瑄摆出一副满脸无所谓的样子转移话题。

    “那是他们卑鄙无耻!”沐冲被戳到了痛处,两道剑眉都快竖了起来。

    文瑄觉得沐冲吃瘪的样子很是有趣,于是故意接着嘲讽道:“啧啧啧,沐兄,你这一世英名哟!”

    这句嘲弄顿时将以前从未失误过的沐冲臊得满脸通红,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驳他,气乎乎地“哼”了一声后转身便要走开。

    “沐兄,你别走嘛!你还没告诉走这山路有什么窍门呢!”文瑄带着坏笑追问。

    “没有,自己死记硬背去吧!”

    “哎呀!不要那么小气嘛!我跟你开玩笑的!要不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你教我进山的窍门,我教你砍杀那几名元兵的步法。”文瑄向痴迷武学的沐冲抛出了诱惑。

    沐冲果然停住了身形,“一言为定!”

    “可是沐兄,我忘了告诉你了,这步法是我独创的,只能传给我的徒弟,要不你拜我为师?”文瑄说着说着实在憋不住笑意,大笑了起来。

    “狗改不了吃屎!”沐冲回头骂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甩开这个满肚子坏水的兄弟。

    走远以后才逐渐露出了笑容,回想着二人的童年趣事嘴里咕哝着道:“忘就忘了吧,人没事就好。”

    气走了童年的知己玩伴之后,文瑄终于得空独自默默地走到溪边蹲下了身子。

    流水淙淙的溪流名为外云溪,眼下已至傍晚,天上乏累了的金乌开始缓缓收起双翅向西俯冲,划出的温暖金光将水流映射得波光粼粼,甚是好看,但文瑄却没有兴致欣赏眼前的美景。

    自打醒过来,他便卷到了明教与元兵的争斗之中,连口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更不用说思索每一件事每一个人的细节之处,眼下脑子里已经存蓄了相当多的疑惑需要他逐一去寻找答案。

    父亲虽然讲了很多明教的概况,但都过于笼统,对于文家是为何搬到这覆船山中以及文家与明教的真正关系等最要紧的事只字未提。

    蒙上一层神秘面纱的明教就如同眼前的溪水一般,看似可以一眼望穿,实际上却又风云变幻,让文瑄觉得自己越陷越深,很难想象至今都看不清深浅的覆船山里究竟还藏着多少不为世人所知的惊天秘密……

    与身边人的接触越多,这个世界就变得愈加真实,他的内心也就愈加迷惑。

    这一天之内发生的许许多的事情让他一度认为自己就是真真切切的文家后人,那些留在脑中的前世记忆只不过是一场过于真切的梦!

    文瑄低下头,看着溪流中倒映出的面容,眼神逐渐迷惑起来……挺拔眉毛下的双眸、略薄的嘴唇、坚挺的鼻梁、颧骨附近的一颗黑痣……

    果然,就连容貌都与前世一模一样!

    早在先前与元兵和铁牛的打斗中他就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自己对这具身体有着不可名状的熟悉感,只是始终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真容,所以这个猜想便搁置到此时才水落石出。

    文瑄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干脆跪在岸边一脑袋扎进了清凉的溪水里。

    “文瑄哥哥,你在喝水吗?”

    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奶里奶气的声音,将文瑄吓了一跳,立刻抽出脑袋回身望去,只见吸吮着手指头的小沐英正眼巴巴地看着他,自己则被头发上沾的水弄得如同落汤鸡一般。

    小沐英天真可爱的出场瞬间带走了文瑄的全部智商,浑浑噩噩地答道:“啊……对啊。”

    “我娘说了,不能随便喝生水,容易生病!”小沐英鼓着腮帮子,一字一句地说,然后从自己圆滚滚的小肚皮旁边拽出了一个小小的水囊递了过来,“给,你渴了就喝我的吧!”

    “谢谢。”文瑄接过水囊假模假样地喝了一口。

    “你几岁了?”跟单纯的孩子说起话来,文瑄也逐渐将心事沉淀下去。

    小沐英眨了眨大眼睛,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掰着手指数道:“一,二,三,四……快五岁了!”

    文瑄展颜一笑,轻声赞道:“真是个乖孩子。”

    哪料小沐英却不干了,撅起嘴巴瞪着文瑄道:“你说话不算数!”

    “啊?”文瑄有些发懵,忍不住问道:“那你说说我怎么说话不算数了?”

    “你明明说好要帮我做个称霸一方的小魔头!”小沐英突然委屈地瘪了瘪嘴,抽了抽鼻子,两个大眼睛立刻就要下起雨来。

    文瑄满脸黑线,这还真是个有趣的约定,这个小家伙也太可爱了吧?

    被萌化了的文瑄生怕把他弄哭了,于是紧忙安慰道:“算数的,算数的!”

    但无奈还是晚了一步,毕竟小孩子的眼泪总是说来就来,沐英吧嗒吧嗒地掉着眼泪,红通通的鼻子里还留出了些清鼻涕,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要不……我们拉钩?”文瑄凑上前试探着伸出右手,笑着勾了勾小手指。

    小沐英见状立刻破涕为笑,鼻孔处还吹出了一个小鼻涕泡,伸出小手勾了上去,嘴里还念着童谣“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哄好了他之后,文瑄先是伸出袖子擦了擦自己脸和头发上残余的溪水,接着帮他揩了揩鼻涕,然后将身子矮得更低,让小沐英骑在自己的肩头继续向前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