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战争 > 吞噬三维宇宙

正文 第十四章 老僧

    苏古尔只是个小城,大约只有几千人的规模,城西北有一座小山,小山的半山坡上有一座寺庙,名曰“半山寺”。

    半山寺规模不大,只有三进,前殿和中殿分别供奉着一位神佛,后院是几间厢房供僧人们居住。

    山下有一条蜿蜒的石阶路通向寺庙,车停在了山下,韦山让小伙子在山下等着,自己沿着石阶路慢慢的走了上去。

    台阶的数量不是很多,可是韦山现在有伤在身,等爬到寺庙门口时,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

    韦山进入了前殿,前殿供奉着一位半跏趺坐,头戴佛冠,背后有绿色宝环的佛陀,应该是文殊菩萨,韦山双手合十,拜了三拜,接着进入了中殿。

    中殿供奉着一尊金光闪闪的大佛,韦山认得,是释迦牟尼,依然是双手合十,拜了三拜。

    再接着,韦山进入了后院,后院有几间厢房,院中间有一棵大树,大树下还有一口水缸,水缸内盛满了水,倒映出树的影子。

    韦山感到胸口的伤处有些胀痛,可能是刚才爬台阶有些气喘导致的,他走到大树下找了块石头坐下。

    这间小寺庙人气不是很旺,相比燕都那些香火旺盛的大寺庙,多了些破败感,但同时也多了些难得的静谧,在这里禅修,韦山相信一定比在那些渐渐被世俗感染的大寺庙强。

    正想着,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声音:“施主在想什么?”韦山抬头,看到一位穿着灰色布衣的老僧站在近前,老僧慈眉善目,胡须和眉毛都很长,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韦山看到老僧,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回答道:“我在想,这个小寺庙如此静谧,一定很适合修禅。”

    老僧点了点头,在韦山面前盘坐了下来,缓缓说道:“老衲为了参悟佛家大道,十八岁离开佛门,行走于市井凡间,观世人百态,历体肤之劫,住过香火大寺,宿过无人荒庙,历经六十多载,老衲的心得是,只要吾心向佛,则老衲所在即为庙之所在,外在的一切皆是虚妄。”

    韦山双手合十,向着老僧微微行了一礼,说道:“大师向佛之心小辈很是佩服,多谢教诲。”

    老僧笑了笑,手抚长须,细细的打量了韦山一番,说道:“我观施主头顶疑云,眉现川纹,想必是遇到了什么难解之事?”

    韦山有些惊讶于老僧的观察力,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小辈前几日遇到一个人,这个人能够耐受汽车的冲撞,还能手接子弹,这有点太不可思议了,超出了我对人的认识。”

    老僧听到韦山的描述后,抚着长须的手停了下来,眼神从韦山身上移开,看着远处,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然后说道:“三十年前,我在青云山碰到了一位道士,我二人同路三日,相谈甚欢,期间这位道士向我提及一类人,唤作'武者',这类人通过一定的方法将人体修炼到了极限,然后突破这个极限,继续修炼,达到另一个极限,再次突破,最后到达常人无法企及的境地。我想施主应该是遇到了一位武者。”

    “武者?”韦山眉头紧锁,眼神有些迷茫,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句。

    “是的,那位道士跟老衲说,武者修炼的是身体的大道,从低级武者开始,低级武者修炼的是筋骨肌肉,修成后身体肌肉坚实无比,几近刀枪不入,力量和速度也能发挥至身体的极限。

    接着是中级武者,中级武者修炼五脏六腑,五脏六腑暗蕴天地运行大道,修炼大成后能够帮助身体进一步的突破极限。

    最后是高级武者,高级武者修炼身体运行,可控制身体状态,改造身体组织,使身体运行臻于化境。”

    老僧说完,又开始抚着自己的长须,看眼神似乎还沉浸在回忆之中。

    “那么,从哪里能得到修炼武者的方法?”韦山有些急切的问道。

    “一些隐世的宗派里面应该会有古时传下来的修炼方法,但是现在这些隐世的宗派已经很难寻觅了。”老僧有些惋惜的说道。

    “那这样的隐世宗派,大师可知何处可以寻得?”韦山看着老僧,眼睛里满是希冀的光芒。

    老僧摇了摇头,说道:“老衲游历四方六十载,从未去过任何隐世宗派。”

    韦山叹息了一声,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老僧见韦山情绪有些低落,安慰道:“施主也不必太过失望,想要成为武者并非易事,即使有了修炼之法,也未必就能成为武者,个人的悟性和机缘也很重要。古往今来,大小宗派培养了无数子弟,能成为武者的却并不多。”

    “武者的修炼竟这么难?”韦山听到老僧的介绍后反问了一句。

    老僧微微的点头,肯定的答道:“很难!”

    韦山撇了撇嘴,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接着,韦山和老僧又聊了很多其他的事情,老僧阅历丰富,给韦山讲了很多或者是有趣的,或者是离奇的经历。

    时间很快就到了中午,韦山感觉有些累,缓缓的站起身,双手合十,对着老僧一拜,说道:“谢谢大师今天的解惑,小辈受益匪浅,改日再来拜访。”说着,韦山就准备离开。

    “施主且慢!”老僧也站起了身,叫住了韦山。

    韦山回过头,疑惑的看着老僧,问道:“大师还有事?”

    “施主稍等片刻!”老僧点了点头说道,然后转身向一间厢房走去,过了片刻,老僧出来了,走到了韦山的跟前,手里还捧了个古朴的木匣子。

    “昨日,一位施主前来拜访老衲,他说三日之内必有一个人来寻老衲解惑,希望老衲将这个木匣子交给这个人。老衲与施主聊了半晌,料定施主便是那个来寻老衲解惑之人,所以这个木匣还请施主收下。”说着老僧将手里的木匣递到了韦山身前。

    韦山看着这个古朴的木匣,内心满是疑问,同时还有一丝希望和兴奋充斥其中,他接过木匣,对着老僧施了一礼,退后几步,转身离开。

    韦山带着木匣回到了车里,看着手里的木匣,韦山有些兴奋,心中暗道:“不会吧,我的运气一向都是很差的,难道这次是否极泰来?”慢慢的打开了木匣,同时心中默念“武者修炼之法!武者修炼之法!”

    木匣打开后,韦山先是一阵狂喜,接着这狂喜的表情便僵硬在了脸上,那是一种不知道是笑还是哭的表情,前面驾驶位的小伙子在后视镜中看到了韦山的表情之后,也不禁的多看了几眼。

    几秒钟后,车里发出了韦山的暴吼:“我靠,这是谁跟老子恶作剧啊?”

    原来,韦山在打开木匣之后,映入眼帘的还真的是“武者修炼之法”五个大字,但是韦山再仔细一看,这“武者修炼之法”并不是什么古书古卷之类的东西,而是一叠A4纸,甚至都没有装订,韦山顿时感觉这是被恶作剧了。

    回到基地后,韦山回到了病房,把匣子扔到了一边,躺在了病床上。

    他稍微平静了一下,心想这恶作剧十有八九是王奇干的,因为是她推荐自己去找老僧,而且她也能猜得出自己想要什么。

    没过一会儿,小玮推着一台仪器开门进来,只是这一次她穿的是职业装,长发盘在后面显得很干练。紧接着,王奇也跟着进来了。

    韦山看到王奇进来后,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盯着王奇看。

    王奇认真的看了看韦山,又看了看自己,问道:“你笑啥?”

    “笑啥?你心里还不清楚?”韦山边说边配合着小玮把一些仪器探头贴在了自己身上。

    “我清楚啥?”王奇将双臂抱在胸前问道。

    韦山指了指边上的木匣子,盯着王奇说道:“这是不是你干的?”

    王奇被问的一愣,“这什么东西啊?”说着,她凑到了木匣边,打开了木匣子,然后就噗嗤的笑了出来。旁边的小玮也探头瞅了一眼,同样噗嗤的笑了出来。

    “这下你满意了?哼,你一个大老板还跟我这样的小老百姓开玩笑,说吧,怎么办?”韦山看到两人的嗤笑,有点生气的说道。

    王奇摆了摆手,稍微收了收笑容说道:“我整天忙的死去活来,哪有时间跟你恶作剧啊?”

    旁边小玮也笑着跟着接茬道:“就是,奇姐整天这么忙,哪有时间跟你恶作剧?不会是你自导自演,想跟奇姐套近乎吧。哼!色狼!登徒子!奇姐,我们走。”说着,她打开仪器,挽着王奇就向门口走去。

    “什什什么色狼,登徒子,哎哎别走,把话说清楚了……”韦山被小玮的一顿污蔑气的有点结巴了,想叫住二人,可是没有成功,王奇和小玮没搭理他,直接出了病房,到了走廊之后,两人又笑了起来,留下了一脸无奈的韦山在病房中。

    第二日,韦山又去了趟半山寺,遗憾的是,老僧已经离开了,继续了他的游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