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战争 > 重生魔皇在末世

正文 第四章 未知之地

    由于号召令的存在,成群的魔法师纷纷结伴进入以前被所有人认为是危险地区的未知之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许就说的是这样吧,人类这边没有发现像样的兽人聚落,但外出探险的魔法师小队却时时刻刻被兽人的斥候注视着。

    第一次接触以后,兽人聚落之间就利用魔法的手段共享了与人类冲突的消息,首先起冲突的聚落首领不可避免地被其它聚落训斥埋怨了一顿,但经过了简短的会议之后,在实力最强的聚落牵头下兽人开始了大迁徙,至于去向也就是前往人类相对稀少的区域。

    这就是号召令下还没有发现兽人聚落的原因,相较于被发现聚落的匆匆上路,其它聚落都是在监控人类行动的同时摧毁自身存在过的痕迹,以迷惑人类没有除了临海支部发现的聚落以外的先进的兽人聚落。

    这一切没有任何人类势力发现,唯一知晓的只有兽人自身还有林语儿手下的魔王领,但林语儿不打算把消息传递给人类势力,一来告知后不可避免促使人类势力追击兽人,二来怎么让情报不被发现是自己传出去很麻烦。

    兽人一族和魔族军的炮灰半兽人是同一进化阶级的魔兽进化种,在战斗力上是不相上下的,现在的人类对自己的实力还没有充足的认识,极有可能冒冒失失地迎击,这样就是逼迫兽人和人类一族面对面战斗,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人类的大失败。

    只是林语儿也明白,兽人这个举动就是避免和人类的冲突,然后聚集在一起谋求快速发展,一旦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可能还是会不可避免地和人类冲突,就是不知道会需要多久,到那个时候人类又能发展到怎么样的程度。

    “王,政府那边的情报出来了。”

    送离了政府的要员后,林语儿就让秘书云儿派遣部下潜入政府要员的酒店,这会这么快居然就有够分量的消息反馈回来了。

    “说说看。”

    “首先就是这次带头的本来应该是那个叫安谨的,但他故意让属下充当了领头;然后就是他们回到酒店后就联络了首都那边一个上官氏的家族,似乎他们归属那个家族。”

    上官家人吗?说起来现在欣欣就在上官家,自己和上官家可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啊!只是他们这次是打算干什么?

    “目的?”

    “似乎有打算吞并一部分国内的魔法势力,其中就有我们魔法公会,这次只是一次探路活动。”

    有意思了,林语儿敲击着桌子,想了很多很多,但就是没想到人家的想法是这个,有点好笑,但又有点生气呢!

    “上官这段时间内应该免不了得罪一些人吧!利用魔王领的影子部队对受到迫害的势力进行一定的援助!这个魔法刚刚崛起的阶段,大伙还是安安稳稳地发展吧!”

    不会和你发生冲突,但是你既然有这么有趣的念头,那么即便是欣欣一半血脉的来源之地也不能随意饶恕。

    “明白!”

    “还有就是这次他们订购这么多魔法道具是因为发现了不少遗迹,打算集中兵力进行占领。”

    林语儿皱了皱眉,不是说魔战局之前就因为探索遗迹元气大伤到不得不和特异局合并了吗?怎么有这样的前车之鉴还要继续探索遗迹。

    “查一查,如果没有十分重要的事,我不相信他们会在这种自身武力不出众的情况下消耗力量。”

    没有了魔法武器的垄断,国家方面能够支持其武力的只有新纪元前就训练有素的士兵,而这些服从性极高的士兵不是短时间训练出来的,如果消耗在遗迹上,对一个国家来说绝对是得不偿失。

    得到林语儿的命令,秘书就关门离开了会长办公室,这件事她没办法利用魔法公会的情报网了解,只能联系动用魔族的渗透部门进行查探了。

    与此同时,未知之地内部,势力最大的兽人聚落已经到达了议定的集合点,一众兽人魔法师精疲力尽地躺在地上大口呼吸,不少年纪小的小兽人好奇地跑来跑去。

    这里将会是它们兽人族未来发展的祖地,其它的兽人聚落都在马不停蹄地赶来,未来这边注定会有数量庞大的兽人在这里聚居。

    一只狐狸模样的兽人离开休息的兽人群,慢慢地走到了附近的一个山丘上,极目远眺,张开双臂开始大声呼喊,它的身后兽人听到以后,无论老少都模仿着它的行为大声呼喊,仿佛立下了誓言一般,最后所有兽人都半跪下来。

    许久许久,兽人开始起身忙碌,有的取出简易的武器进入丛林寻觅猎物,有的开始收集木头石块,一点点建立自己的居所,就连小兽人都看不见嬉戏打闹的,尽自己所能搬运着一些重物。

    未知之地的变动不仅仅只有兽人族这样一个,不少人类无法探知到的位置,完整的迷宫入口开始显露,甚至出现了充斥着血气的迷宫洞穴,血腥洞窟这一个残酷的试炼所也开始出现了,如果林语儿知道这种洞窟在这个时间段出现的话一定会去质问核心在想什么的,但可惜等到她得知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那个时候这个洞窟对人类来说只能算是危险但不是绝对致命了。

    首都上官家,一个小女孩不哭不闹地待在房间里看书,这对于她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实属不易,但她做到了,认真的表情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小孩。

    她就是欣欣,新纪元之前她被上官家的家仆绑架,但那些家仆听从的是一个严格来说不属于上官家的女人的命令,所以在新纪元后,几经周转把她绑架到上官家表小姐手里的家仆被她名义上的父亲当着表小姐的面处死,至于那个表小姐在得到父亲一句“太有野心也不好”的话语后下落不明。

    现在她已经有点习惯待在上官家了,而她的母亲,林语儿,她时不时可以在一个奇怪的房间里见到,也不知道母亲是怎么做到让她在一段时间内悄无声息地离开上官家的。

    “白,我马上看完了,你真的会教我魔法吗?”

    脑袋依然埋在大大的书里面,欣欣头也不抬地询问,只是这个房间里好像没有其它人。

    “那你可不许食言哦!妈妈总是说自己那不是很安全才不能带着我,如果我学会了魔法就可以保护自己了,就可以继续待在妈妈身边了。”

    欣欣高兴地笑了笑,再一次埋头回书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