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高宫之城

正文 第050章 备战正憨

    就在这段时间三郎整合完领地之后;来自碧海郡重原城的消息让三郎大吃一惊;

    佐久间信盛率领军势自重原城北上进攻中条家,在攻克福谷城之后,中条家在举母城笼城固守;信盛被中条家联合三孛家击败于举母城下,在丢下七十几具尸体后,果断撤回碧海郡重原城。

    而碧海郡也开始不稳,原本逃走的西三河豪族皆有返回旧领的趋势;

    就在这时原碧海郡豪族酒井忠尚趁机从织田守军中夺回了东北部的上野城;这就像一个导火索,一时间碧海郡中各城织田军只能固守。

    还有一个消息,松平元康发布召集松平旧臣令,并吞并东三河数座今川城砦,只剩名义上没有脱离今川家了。

    三郎看着案几上佐久间信盛皆连送来的消息,不停的摇头,这三河真是乱啊!

    就在这时浅野长政拿着一件竹筒信飞快的跑进来:

    “主公,织田大殿来信。”

    “拿来。”

    三郎拔出木塞倒出信笺,看完后三郎叹了口气,果然来了。

    长政看着三郎叹气,好奇的问道:

    “是什么不好的消息吗?”

    “不算坏事,但也不好;长政,将大谷他们全部叫来,包括岩井大人,咱们要出阵三河了。”

    “喔!”

    长政领命,立刻跑出去召集众人。

    待所有人都来到后,三郎看着众人开口道:

    “主公命我需出百人军势,得令后立刻前往菱野城与菱野家、高山家汇合,然后出击加茂郡三孛家;信盛大人会再次出兵自重原城向北进攻,两路夹击,主公给我们的任务就是必须把以巴川为界的西加茂郡纳入织田配下。”

    哦!

    众人闻言表情不一,如一丰、大谷、小四郎等人皆是头脑简单的想打仗,而加藤清忠和杉原家定都陷入沉思。

    这时杉原家定先开口道:

    “本家目前训练了十五日间的旗本足轻只有七十人,那就需要再征召军役众了。”

    “嗯。”

    三郎点点头,他对着家定继续说道:

    “此事就交给兄长现在去办,沓挂村征召二十名农兵,其余四村各出十名,另外再征召二十名阵夫,各村征粮;兄长做完这个后,就劳烦你镇守家里了,匠户的安置你也要继续做好。”

    “喔!我马上去办。”

    杉原家定毫不犹豫的领命,立刻走了出去,他并没有因为没有出阵而不高兴,作为自家人,看好家一样重要;

    三郎又对着加藤清忠说道:

    “清忠,你带人备好军势的粮草,全部由本家出,就不去打扰百姓了,按一百八十人算,准备十五日军粮即可,召集起来的杂役阵夫由你统领。”

    “喔!”

    加藤清忠领命后,不敢拖延也快步走了出去。

    三郎看着剩下的人继续说道:

    “本家旗本足轻出阵四十人,征召足轻六十人,大谷、一丰、长政、小四郎,你们皆随我出阵。”

    “喔!”

    四人欢迎鼓舞,特别是长政和小四郎,两个作为武士以来,都没打过什么仗,心中的激动可以想象。

    “岩井大人,此次就跟随我军一起吧!和义父汇合后,你也可以交差了。”

    “喔!”

    岩井闻言不温不火的称是;这段时间三郎不是没想过把这个颇有经验的老臣留下,但是他总是不喜不怒,油盐不进的样子,自己也就算了;

    他知道他开口信盛应该会让岩井转仕本家,但他觉得家臣还是要能交心才行,所以还是算了。

    三郎看着众位家臣,挺了挺胸膛正色道:

    “这是本家立旗以来的第一阵,下去准备吧!”

    “喔!为主公效死。”

    所以家臣行礼领命,大有一副为高宫家舍命疆场的豪气。

    ……

    就在三郎在尾三边境备战出征的时候,浓尾边境却在发生织田家的另一场战事。

    信长亲自率领一千军势跨过北境川在森部布阵,柴田胜家率领六百人围攻福束城,企图彻底占据森部这个战略要地。

    此时的斋藤家虽然义龙染病无法主持大局,但森部周围的各家军势摒弃前嫌,“通力合作”抵抗织田军。

    其中市桥家反应最快,因为他们离福束城最近,果断出兵支援福束城;而另一方向,丸茂兵库也率领一千联军与织田信长在森部展开了合战,在双方各自损失几十人后,都默契的退出战场,双方在森部陷入僵持。

    此时斋藤联军一方的大帐内吵的不可开交,但不是从前状告对方侵占自己领土的那种争吵,而是各自为了自己的退敌方法。

    美浓地方上的各位平时就不对眼,虽然因为对付年年想着进攻美浓的织田家,但还是少不了各自的偏见。

    “夜袭,只有夜袭才能取胜。”

    长井甲斐守一拍桌子对着丸茂大吼着。

    丸茂直接嘲讽的反驳:

    “织田信长不久前就是奇袭杀死了义元公,你以为他会重蹈覆辙吗?”

    “那也比在这里僵持要强!”

    这时其他将领也开始大声发言:

    “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解福束城之围,击破柴田胜家,再合并驱逐织田信长。”

    “愚蠢!那织田信长不正好把我们包围吗?太田家有你这样愚蠢的人,早晚被你害得家门断绝。”

    “混蛋,藤井老儿我太田义贤与你势不两立,拔刀吧!”

    “来啊!”

    哐!

    丸茂将佩刀一把扔在桌上,对着他们吼道:

    “继续啊!敢在我大帐动刀试试?”

    唉~

    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年轻人叹着气,他掏着耳朵无奈的看着这些人大喊大叫;他轻笑道:

    “哼!要是一色治部殿下(斋藤义龙)在此,你们谁敢如此放肆。”

    太田看着这个面生的年轻人出言不逊,连忙呵斥道:

    “哪家的毛头小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他刚说完,身后就有人提醒道:

    “是重元大人的嫡子半兵卫。”

    “哼!竹中重元就是这么教导儿子的吗?”

    太田一听是竹中重元的儿子,冷哼一声后就没有再说话。

    此举倒惹的竹中半兵卫发笑:

    “那好啊!你们打,我竹中家的军势不陪傻瓜送死。”

    “胡闹!半兵卫回来。”

    丸茂喊住就要离帐的半兵卫,半兵卫回过身对着丸茂拜道:

    “兵库大人,不是我不尊你的号令,而是某些人就是想让你难堪。”

    半兵卫这话,顿时让长井甲斐和太田等人面色一变;但没等他们喝斥,只听半兵卫大声冷笑道:

    “丸茂兵库大人是治部殿亲自指定的此战总大将,你们不把他放在眼里,就是不把一色家(斋藤家)放在眼里,虽然殿下未亲临,但你们想试试殿下的刀是否锋利吗?”

    众人听着半兵卫夹枪带棒的话,一时沉默,不少人心中喊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子。

    丸茂见众人沉默,索性对半兵卫问道:

    “那你有何良策?”

    半兵卫看了看众人,随后自顾自般的说道:

    “兵法有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如果你们是织田信长或者柴田胜家,在打了桶狭间如此大胜之后,你们的心还能甘于平庸吗?”

    丸茂似懂非懂的看着半兵卫:“你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