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同人 > 塞看洒兰醉王国

正文 第九十九章。求援助

    第二天一早,阿雅陪卡卡去了春风的工作单位,但回答仍是相同的,他在一个月前就辞职了。卡卡真的感到很无力了,怎么办?找不到他,她不会放心的。

    阿雅看卡卡如此焦急,于是就急忙找来了所有好朋友,让他们帮忙留意春风这个人的行踪。卡卡给提供的照片,她又重新燃起了希望。阿雅说:“你先别急,如果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发动动物保护协会的力量,但是由于春风的职业特点,我们不是还不应该太过于声张吗?万一他是去执行任务,我们如此大张旗鼓不是把它给暴露了吗?”卡卡一听就急忙说:“是呀,阿雅姐,你看我一着急就什么都忘了,这或许会给他带来危险呢!”“阿雅说:“没关系,我托付的都是好朋友,不会给他带来麻烦了,而且还是小范围的。关心则乱,谁都会乱了方寸的。”卡卡点头,她现在唯一庆幸的是这一生有了阿雅这个好朋友。

    过了几天卡卡在栖凤临收到了一封信,让卡卡去塞看洒兰醉一趟,是阿雅来的信,却没说到底怎么回事。卡卡当然知道是有关春风的事儿了,所以急忙把孩子们拜托给欢欢大婶。她很着急的就飞走了。

    阿雅见到了卡卡时就说:“卡卡,你冷静的听我把话说完,不要激动。”卡卡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预感到似乎要有什么不好的消息。这时阿雅也吞吞吐吐的说:“卡卡,你和春风离没离婚呀?”没有哇,我们怎么会离婚呢?卡卡抬头说道。“噢,是这样,最近几天,春风一直去花满楼,这是一个娱乐会所,而且每次去都会带去一个女人,而关键的问题是他不只是带去一个女人,他每次还要点五六个女人作陪,吃饭,洗浴,当然,还包括……她也说不下去了。”她看着卡卡的脸色由青转红,由红变白,看到卡卡眼中的失望,怀疑和无助,所以她没有继续往下说。过了几分钟,卡卡才缓过神来,抬头幽幽的问阿雅姐,你确定是他吗?谁提供的消息?阿雅只说,“刚开始一个好朋友告诉我时,我也没信,然后我就偷偷的去了,所以我是跟踪了两天以后,我才给你写信的。”卡卡一下子坐到了沙发上,这些天这么累,她都没有此刻感觉到心理疲惫,所以她应该静静,可这还是阿雅家,她忽然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放哪?脚该放哪?为什么自己的一切这么不合时宜的存在着?

    阿雅给卡卡倒了一杯水,然后静静的坐在卡卡的对面陪着她。一会卡卡说:“阿雅姐,带我去花满楼!”阿雅看着她问道:“你确定吗?”“确定”卡卡坚定的说。“那你要去干什么?”“我要和他离婚”阿雅说:“你看看,他会不会是因为执行任务的需要呀?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再等等,否则如果冲动坏了国家的大事,也让他处在危险之中不是得不偿失了么?”卡卡一听阿雅这么说,就说:“我当然希望他是为了执行任务,可是万一不是呢?”阿雅说:“我看我们还是不应该冒失,国家利益高于一切”阿雅这句话其实挺给卡卡提气的。卡卡心中当然希望他是逢场作戏了,所以想了想说:“那我们就先偷着在边上看看,我先不出现,你看怎么样?”阿雅说:“这样行,你一定要冷静。”“好”卡卡咬咬牙。“那好,每天他都要晚上五、六点才会去,你先到里屋歇一会儿。”卡卡根本没听阿雅说什么,只是啊啊的答应着,但还是坐在沙发上一动没动。阿雅也不知道怎么说,就只好到另外一个屋里呆着,并不时在门口关注着卡卡。

    快到五点了,卡卡说我们走吧,阿雅和她一起出门。卡卡显然好多了,她也想不管怎么样都要面对,何况自己的老公执行任务的可能性还是达到90%的,自己又何必疑神疑鬼呢?于是她梳理好情绪和阿雅直奔花满楼而来。

    他们点了一个包间就在那个最大的包房对面,因为阿雅说春风每晚都在最大的包间里面。她俩坐定,等待。

    果然大约到了六点,花满楼门口一阵骚乱,一阵喧闹,聒噪。浪嗲之声从大厅一直传到卡卡的包房门口,卡卡,阿雅趴门一看,一群妖娆的女人围着一个放浪形骸的男人嬉笑打闹的进入了对面那个最大的包房,这时后面还跟着一个绝色美艳的女人,她真的很美,美的高贵,娇媚异常。往往高贵和娇媚很难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同时体现,因为那是一种介乎于强和弱气场之间的强大对比。卡卡看到了她,又低头看看自己,无法形容的自惭形秽。卡卡马上恢复了判断力,那个女人和自己的老公有没有瓜葛不知道,但一定没有感情。因为看到自己老公左拥右抱,她居然眉头都不皱一下,反而心满意足的款摆腰肢,喜上眉梢。

    她正在仔细盯着对面包间时,突然门口又一阵骚动,进来了四五个彪形大汉,他们一个个都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这时他们还在大厅和经理攀谈选择包间位置时,却见春风已经和那个女人站起来往外走去。怎么?这么短时间就要走吗?卡卡对着阿雅说。阿雅说:“是呀,每天都要到八、九点多呢!”这时卡卡再回头,对面的彪形大汉已经往里面走去,那个女人挽着春风的胳膊已经走到了门口。这时突然春风和那个女人同时掏出手枪对准这五个彪形大汉,只听到几声枪响,他们全都倒下了。卡卡惊得目瞪口呆,那个女人的枪法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比自己的老公逊色。这时只见他俩跑回到那五个人身上,一阵乱搜,接着春风搜出了一个U盘,他迟疑了一下,但是抬头遇到了那个女人审视的眼神,于是春风将U盘递给了那个女人。

    花满楼警报声陡起。

    然后春风和那个女人急忙走出门外,卡卡发疯似的追出去大喊老公,老公!春风听到了声音急忙回头,可是他眼睛的余光却看到那个女人抬起手枪,冲着卡卡扣动了扳机,于是春风用力一压那个女人的胳膊,一枪没打到卡卡。那个女人见一击未中被春风破坏,显然冲着春风大喊,接着又要冲卡卡开枪,而这时春风和那个女人在车内厮打起来,并且春风顺势夺回了刚才的那个U盘,但是很明显的虽然那个女人暂时被控制住,但是与此同时车停了下来,一把手枪对准了春风的脑袋。春风乖乖地把手中的U盘递给了司机的同时一把抢下来手枪,于是他开了枪,所以车门打开,春风携U盘消失在那个女人的乱枪中,而卡卡和阿雅也急忙消失在夜色中。

    卡卡认为马上要逃离这个地方,因为她看到自己的老公已经平安离去了。他一定是没有执行完任务所以才会逃走。自己真的应该体谅他的工作性质,所以她对自己这一段时间来的行为很是懊恼,她的脸上泛起了笑容。但她不能多做停留,免得自己的老公再因为照顾自己而出现生命危险。

    她非常感谢阿雅姐对她的帮助,阿雅笑着说:“执行任务就好,我还真替你捏了一把汗呢!”卡卡也说:“说真话,阿雅姐,刚开始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你和我说的这件事儿,但是现在我懂了,夫妻间最应该选择的就是相信。我现在没事儿了,我要回家了。”阿雅说你这么晚了,就留在这儿住一夜吧!卡卡哪里肯呢?她还惦记家中的三个小宝宝呢!阿雅也不好硬留,于是两个好朋友就挥手道别。

    又过了几天传来了春风被捕的消息,卡卡很意外,她急忙去探监,但是他们却不允许她见自己的老公,因为他犯的是出卖国家情报罪,卡卡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于是卡卡直接去找了春风的上司变节,变节直言相告,春风涉嫌出卖组织,出卖塞看洒兰醉情报给密法国特工人员樱桃和特工警察署长惊鸿获取利润,并且因为他的出卖我们损失了六位服务塞看洒兰醉20余年的特工包括水灵,包括……往下卡卡都没听见,他只是知道春风的上司的嘴唇一直在动,她摇着头说:“你们应该是弄错了,你们一定是弄错了”她茫然地走出门,她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这不可能,自己的老公怎么会背叛国家?她漫无目的的游荡在塞看洒兰醉的大街上,她想她应该去见他一面,所以她去找阿雅。阿雅对于她的不情之请考虑了一下,就去找了动物保护协会会长蛟公子。蛟公子妥善周旋后告诉卡卡可以去见春风,但只能五分钟。卡卡这已经感谢万分了。请阿雅代为转达。

    卡卡去见春风,春风的脸色很不好,很虚弱。他隔着玻璃摸着卡卡的脸,而卡卡早就哭成了泪人,他温柔地笑了说:“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相信法律会还我清白的。”春风斜眼示意卡卡,这时春风从里面的玻璃缝隙里塞出了一个U盘,“交给金达”很小的声音。卡卡点着头,就又和春风说几句话,装着没有什么事儿的样子走了。

    卡卡是见过金达的,以前在一次宴会上春风指给她看过。她没有直接去,而是仔细观察看有没有人跟踪后,当她确定自己甩了两个跟踪的人之后急忙冲向LH特警警局。但刚开始他们是不允许他见最高长官的,必须说她要见他干什么?于是她以最坚定的口气说:“事关国家机密,必须只能和最高长官一个人见面,你们耽搁时间,恐怕你们承担不了这责任”。这些人一看她也没什么杀伤力,于是进屋请示金达,金达让她进屋。

    确定了对面的长官是金达后,卡卡做了自我介绍。她说我是栖凤临的卡卡,我的老公叫春风,是塞看洒兰醉特工人员,从职30余年,破案无数,但现被误会,遭人陷害关进监狱,说他出卖国家情报,害死特工人员。我托蛟公子之面今天才见了老公一面,他交给我这个让我务必亲手交给金达长官,金达长官请救救春风吧!金达仔细审视了一眼卡卡,把U盘插入电脑中,并消音了,因为他还不想让卡卡知道内容。原来这正是各国都在寻找的黑帮摧毁全世界的恐怖行动计划—清零行动的全部方案。金达一看登时明白,这个春风一定是我们国家最优秀的特工,否则这个全世界各国特工组织都在寻找的清零行动是不会在他手上的,而既然能交给金达就证明他是卧底,于是金达召集特工并和卡卡说:“事不宜迟,再不去救就来不及了。”

    特警马上冲进监狱,果然他们已经开始给春风注射毒药了,特警拿出特警证说:“LH特警最高长官指示,春风我们要带走。”春风显然已经昏迷,他被送进了医院。

    而金达早已去控制春风的上司变节了,凭他的感觉一定是变节出了问题。原来他是双面间谍。他把春风卧底的资料全部删去,只有他的上司变节一人能证明他是卧底,如果他不承认,那么春风自然必死无疑了。所以在他把春风派出执行这次任务时他就明明是要陷害春风的。所以春风才会遇见樱桃,喝了毒果汁形成依赖,并且每天在不清醒的10分钟供出了六位特工,所以这六位特工才惨遭杀害。这个方法太歹毒了,国家辛苦培养的六个特工再加上一个春风,一不小心就毁于春风上司变节之手,变节以间谍罪、出卖国家情报罪,受贿罪判处死刑。

    好在春风及时察觉没有把清零行动的U盘交给变节,变节也是接到密法国特工署长惊鸿的春风逃跑的消息才意欲直接致春风于死地的,所以他怎么会承认春风的卧底身份呢?

    过了一个月春风中的毒终于被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