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满目山河行

正文 第59章 离奇失踪(4)

    伺候了端木阔二十余年,刘连成对端木阔的霹雳手段见怪不怪,相反还有些佩服得很。那么大的一个祸事,用了二十三条人命,就处置周全了,让端木家又躲过了一场灭门的浩劫。

    刘连成也多少猜出了端木阔之所以没杀掉端木敬,应该是觉得端木敬还有些用处,只是具体怎么个用,却不是他能够猜测出来的。

    “今天夜里,你带人把端木敬押送出北洹。把桌子上的那个东西也交给他。告诉他,只要端木行在一天,他就不能活着进入北洹。让他别忘了,西郊庄子里的那些人……”

    端木阔拿勺轻轻搅动着锅里的汤药,语气有些轻描淡写,就象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刘连成抬头看了眼窗子边的桌子,上面放着一封信函,封皮上没有字迹,已经仔细封了口,封口处还盖上了红泥的印记。

    他上前双手拿起信函,仔细收藏进了怀里,这才说道:“老奴明白。只是,小公子那里……”

    刘连成欲言又止。端木行一出生就被养在端木阔身边,明面上端木阔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暗地里却是异常关注,对端木行的衣食住行和读书教习,都不允许有半点差错。

    而且,对于端木行的言行,只要不很过分,端木阔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很有些纵容溺爱的味道。

    因为端木阔的态度,刘连成对端木行的照顾就格外的仔细,平日里的饮食起居,都挑最好的送去不说,伺候得也十分精细。

    每次雷闪电鸣下暴雨的夜里,刘连成都要从床上爬起来,暗地里去查看,怕端木行受惊。好几次,他都看见端木阔悄无声息地站立在床边,于黑暗中俯看着熟睡的端木行。

    刘连成还注意到,每次端木行睁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丹药房里那些瓶瓶罐罐,嘴里问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时,端木阔嘴角都会露出一闪而过的笑意。

    端木阔的这些异常,让刘连成忍不住暗地里猜测,是不是一向冷酷无情的大祭司,居然对端木行产生了几分亲情?甚至有了舔犊之情?

    猜测归猜测,刘连成始终不敢问出口,只是有意无意,他总是会在端木阔面前,流露出几分对端木行的关心和担忧。

    “有些事,该让他知道了。这次得了这个教训,以后,他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端木阔停住了手,幽幽地说了一句。

    “老奴是担心小公子的身体,余毒清除不掉,对他的伤害太大。昨天夜里,折腾了一宿,都不曾睡着。”

    “今天换了药,会好些。让那些人看仔细了,再有闪失,一个都不留。”端木阔继续搅拌汤药,面色又阴沉了几分。

    稍许,端木阔又问了一句:“那个子虚老道有什么消息?

    “老奴正要向大人禀报此事。之前,老奴得知奚王后曾经和子虚道长有过一次密谈,就加派了人手盯死了奚氏兄妹。一个月前,得知奚永秘密派人潜入南靖,老奴就着人跟了去。跟去的人回来禀报说,他们去了南靖的东华道,是去打探那个子虚道长的消息。”

    “噢!这个事果然是奚氏兄妹指使的。他们也真是蠢,那个子虚老道不过是虚幻一枪罢了,怎会是东华道的人?”

    “大人说的是!东华道里根本没有子虚道长这个人。宫里的暗线传来消息说,昨天一大早,奚永就进了宫,去见了奚王后。两人说话时,屏退了所有的宫女太监,奚王后当时情绪有些激动。”

    赵连成继续禀道:“今天,宫里又传来消息说,奚王后病倒了,说是昨晚做了关于那个小灾星的噩梦,这才卧床不起。”

    “这么说来,那个子虚老道不但拐走了人,还摆了奚氏兄妹一道。”端木阔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这一次,奚王后会不会也是做戏给人看?上一次他们把禹王都骗过了。”

    赵连成有些疑问,那个小灾星失踪后,奚王后为了不引起禹王的注意,不但卧床不起装病,还把那些伺候祁渺的宫女和太监严刑拷打后,发配流放了。

    “上一次他们是做戏给禹王看,要掩盖与子虚老道勾结的事实,顺手抹掉遗留下来的那些痕迹。这一次,王后的病应该是真的,做戏也是真的,还是给禹王看的,目的却是不引起禹王的怀疑。”

    “那我们要不要给禹王提个醒?”

    “他们的戏已经演到了这个份上,禹王就是有所怀疑,也是查无实据。我们提醒禹王,反而是打草惊蛇。只是,这样一来,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我们的麻烦?大人的意思是?”

    “如果奚氏兄妹知道那个子虚老道去向的话,我们迟早也会知道。如果连他们都被骗了,我们要找到那个子虚老道,除掉那个小灾星,就更难了。”

    端木阔沉沉叹了口气,把勺子仍到了锅里,几滴药汁溅出了锅外。

    “大人,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刘连成也有些默然,这个子虚道人玩得这一手,瞒住了所有人不说,还掩盖了所有的踪迹。想着之前找祁渺那六年的辛苦,他心里忍不住连连叹气,这以后怕是又难得安生了。

    “宫里和奚永那里,要盯紧了,不能有丝毫的疏忽。至于那个子虚老道,既然是修道之人,总有他的来处。多派些人手,到东阳、西泽、南靖那些道观道门,好好打探一番,不要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是,老奴这就去安排。”刘连成躬身退出了房门。

    大祭司府正房东院,中毒后侥幸活了下来的端木行,躺在床上,阴沉着脸,成天不说一句话。

    中毒以后,因为余毒清除不彻底,他的身体一直很虚弱,多走几步路都会气喘吁吁,满身冷汗淋漓。五脏六腑没日没夜的疼痛,更是让他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还常常昏厥过去。

    这些日子来,病痛使得端木行那双大小眼,在那张过于苍白的小脸上,显得更加的突兀,甚至有些狰狞。每每有人看向他,被他瞪回去的时候,总让人禁不住打寒颤。

    在得知自己两次被端木敬暗害,端木行曾经绞尽脑汁,想要置端木敬于死地,却被端木阔及时阻止了。

    端木行被疼痛折磨久了,特别是在几天后,从端木阔口中得知,自己的命相居然和祁渺相克相冲后,也开始恨上了祁渺。如果不是她,他怎么会无辜受到牵连呢。

    到后来,他甚至恨上了周围所有和他关系不好的人,暗地里发誓,要报复他们,让他们如同他一般,生不如死。

    (卷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