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国学大明星

正文 第102章 委屈的枯迎春

    怀秋带着枯迎春来到了茶馆,身为千里岭人,相对于去什么咖啡馆啊,奶茶店啊,他们还是更加喜欢喝茶多一点。

    这间茶馆的装修风格偏老式一点,所以来这里喝茶的,大多数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所以怀秋与枯迎春他们两人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茶馆为了与客人的年龄形成对比,这里的服务员都是一些年轻人,而且这里茶馆的特色就是服务员会为客人展示泡茶的手艺。

    为怀秋他们两人展示泡茶手法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看上去应该还在大学读书的女大学生。

    怀秋与枯迎春在泡茶手艺上,也算是浸泡多年的人了,凭他们的眼力,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女大学生,在泡茶上面,还只是一个初入门的新手,很多手法上面都显得有点稚嫩,把握不住泡茶的节奏。

    不过怀秋与枯迎春并没有去催促这名女大学生,而是静静地坐着,毕竟每个人都是从新手开始,慢慢一步一步地成长起来的。

    “啊!”

    不知道是茶水太烫,还是操作不稳当,这个服务员突然手一滑,把茶水到了满桌子都是。

    “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啊。”

    服务员立刻拿起了毛巾擦拭在桌面,一边说着对不起。

    “没关系,让我们自己来泡茶吧,你去干其他事情吧。”怀秋则是接过了服务员的毛巾,微笑地对着她说道。

    “那麻烦你们了,”服务员歉意地点了点头,当她看见怀秋的时候,她的脸立刻一愣,随后大喜,想要大喊,不过怀秋立刻食指放到嘴巴上,让她不要惊讶。

    “叶怀秋,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服务员立刻收到了怀秋的意思,压低了声音,但是语气当中的那份兴奋是掩盖不了的,很明显这个服务员把怀秋认了出来,她刚才埋头泡茶,没有去留意客人,但是现在抬头一看,才发现客人竟然是新人偶像,《创造营练习生》的新科冠军,叶怀秋。

    怀秋微笑地点了点头,看着这个压抑着自己兴奋情绪的小粉丝,他就觉得有点好笑,年轻人真是可爱啊,尤其是那些漂亮又美丽的女大学生。

    “能不能和你合照一下啊。”服务员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道,同时还看了看四周,怕自己的举动被别人发现了一样。

    “好的。”怀秋倒是不介意和这些可爱的小粉丝合影一下,毕竟霍姐说过,身为偶像的我们不能和粉丝走得太远,有时候也要适当地和粉丝拉近一下距离,他绝对不是因为面前的服务员是青春少艾才合影的。

    得到了怀秋的准许之后,服务员立刻拿起了手机,把头凑近到了怀秋的身边,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怀秋也很配合的地扬起了嘴角。

    “谢谢你啊,怀秋哥。”合照完了之后,服务员开心地拿着手机,看了看怀秋,“我能不能将这张照片发在朋友圈啊。”

    “可以,不过......”怀秋想了想。

    “不过什么。”服务员紧张地看着怀秋,生怕他有什么不满意一样。

    “不过不帅不让发哦,让我看看你拍得我帅不帅。”怀秋打趣道。

    “帅,怀秋哥当然是最帅的啦。”服务员笑了起来,她没想到这个偶像新星原来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等服务员走远了之后,怀秋转头一看,发现此时的枯迎春正在以哀怨的眼神看着自己,“你怎么了啊,好像有一股怨气在眼神当中不断散发出来一样。”

    枯迎春看了一下服务员离去的背影,感到无比的委屈,“我枯迎春到底哪里比你叶怀秋差了,论帅气,我比你帅,论身材,我比你有福气,论才气,我与你不相伯仲,凭什么人家找你合影,不找我合影啊,不就是你比我早点下山吗,哼!”

    “她还不是因为看不到你的才华吗,所以我留了机会给你,让你好好展现一下自己的才华。”怀秋拍了拍枯迎春的肩膀,一副很为他着想的样子。

    “什么机会。”枯迎春兴奋地看着怀秋。

    “现在你好好地展现一番自己泡茶手艺,她绝对会被你的才华所吸引到了,等下就绝对会过来找你合影了。”怀秋认真地说道。

    “是这样的吗。”枯迎春想了想,不自觉地拿起了茶壶泡起茶来了,但是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劲一样,感觉自己好像被怀秋套路了。

    当枯迎春泡好茶,冲出了第一壶的时候,怀秋便拿起了品尝,“还是先生珍藏的茶叶好喝,这差点意思。”

    枯迎春也拿起了一杯,喝了一口,“嗯,确实比起先生的,差了一点。”

    不过两人并不介意,他们更加在意的是陪自己喝茶的人,有兄弟在,就算是喝茅台,吃龙虾,也是非常开心的,对不对。

    “对吧,”怀秋笑了笑,“还不是当初我带着你们几个悄悄地去偷先生茶叶,你们才品尝到那么甜的茶水,不然你们还不知道什么茶叶好喝呢。”

    “对,没错,还因为你这件事,我们被扔进了冰山里头,生活了一个月,我们那时候才十二岁啊,十二岁啊!”枯迎春冷哼一声,这家伙就会坑人。

    “那不是先生为了锻炼大家吗,而且大家一起喝茶,一起受罚,才是真兄弟吗。”怀秋摆出了一副义气儿女的模样。

    “真兄弟是吧,那你为什么下山前,把我们几个怼了出来,让黄大妈抓住我们几个去她的田地,浇尿淋粪足足一个月啊,说好的一起受罚,你去哪里了。”枯迎春说起这件事就来气,如果这是不是公众场合,他都按捺不住自己的火气了,想跟怀秋他大战三百个回合了,虽然通常都是自己输,但是谁敢呢,要解气呢。

    “这个,这个,呵呵......”怀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就算他脑子转得快,而且也比较无赖,这时候,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的手,不要碰我!”